“高性能计算 —— 中国金融服务业创新发展的助推剂“六大盘点

11月25日的“微软—摩根士丹利杯”2011金融超级计算挑战赛颁奖典礼上,大赛主办方代表——微软亚太研发集团高性能云计算部门经理徐明强博士、摩根士丹利管理服务(上海)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赵长飞女士、上海超级计算机中心主任奚自立先生,以及大赛数据提供方万得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高级副总裁周立先生,就“高性能计算——中国金融服务业创新发展的助推剂”议题与三支获得比赛大奖的团队、媒体代表进行了深入交流,并碰撞出诸多火化。 1、在发达国家,8%-9%的高性能计算机用于金融领域,中国至今没有一台用于金融计算。 奚自立:始于1993年的全球高性能计算排行榜 (Top 500)中有16%用于科研,其次就是金融计算,约占8%-9%。截至今年11月,中国已拥有74台,但没有一台用于金融领域。 徐明强:11年前我被推入金融高性能计算的洪流,当时西方金融机构就开始以月、甚至以星期为产品开发周期,中国金融机构与他们有着相当的差距。 2、高性能计算已是投行的核心竞争力。 赵长飞:金融行业非常适合利用高性能计算,金融机构的核心竞争力体现在运用高性能计算使整个业务系统跑得更快且计算更精准,金融机构只需要考虑业务所需要的逻辑,后台的大量计算可以交由高性能计算平台完成。 3、高性能计算、云计算对金融服务业将大有可为。 奚自立:金融计算模型相当复杂,数据收集越多,计算结果越精确。金融计算的复杂性、数据的海量性和使用的广泛性决定云计算是其最佳模式。事实上彭博社、路透社数据终端就是云计算方式。 徐明强: 三周前与一家伦敦投行交流,每天下午闭市后两小时内他们要完成当天投资风险分析,以便在下一时区的市场开市前完成投资对冲策略。但其自有的计算资源已无法满足这样需求,有时程序运行一段时间后甚至发现市场数据错误,需要重新计算,而结合高性能计算与云计算,只需即时买入几千个核就可以快速完成这一任务,同时省下了IT采购和日常维护的巨额投入。 4、一旦中国金融市场崛起,就会是本土金融机构的机会。 周立:中国金融机构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由各个子公司独立建设各自的信息管理系统和数据库;过去十年,各家机构解决最基础的问题即统一客户数据。随着复杂金融产品的出现,我们开始寻求科学的量化方法控制风险,因而正逐渐向关注、管理公司的资产组合状况转变,这就需要模型和高性能计算。 过去五年中,中国金融信息服务业的平均增长速度是30%到40%。我们的机会在于中国市场还是需要中文表述,随着人民币国际化,全球投资者需要投资人民币债券,给中国公司提供了很好的机会,但前提是中国的金融市场变得足够大以及开放。 5、金融计算人才稀缺,在校大学生缺少实战机会。 奚自立:国内金融计算的模型及其研制人才极度缺乏,研究气氛也十分薄弱。国内不少高校都希望在金融工程领域有所建树,但总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中国GDP发展太快,人们的心态普遍浮躁,学术界对金融计算未来学科的兴趣不大,造成这个领域的人才稀缺。 赵长飞:国内高性能计算还很少涉及金融领域,这次大赛让同学们对金融计算有更深入的了解。同时,中国在努力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对金融人才会有越来越多的需求,这次大赛是个开始,希望未来能够与上海超级计算中心以及微软一起为中国金融人才培养尽一份力。 徐明强:这次挑战赛就像华尔街的一个缩影,尽管只是自学了两、三个星期,同学们已能用高性能计算和计算模型,根据真实的金融产品历史数据,在最短时间内最高效率地把金融风险控制到最低。 6、金融计算人才培养重在计算机基础知识的系统积累,高性能计算让专业人士专注于业务创新。 赵长飞:我的部门负责摩根士丹利业务系统的开发,包括交易系统、定价系统、风险管理系统,因此我们的招聘对象一直是计算机相关专业。金融知识学习相对容易,但计算机基础需要时间积累和系统培训。 徐明强: 刚结束的2011年全球超级计算大会 (SC11)上,一位南安普顿大学的教授告诉我,过去两年工作日志显示,他花了一年半搞计算机科学(computer science),而不是真正科学研究(real science)。因为他用的是Linux,大半时间都在解决计算机问题,而非课题研究。微软将坚持不懈让全球7,000万科学家、工程师都可以使用上高性能计算加速其创新进程,现在仅有1,500万人,所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1

视频采访剪辑:微软研发团队的私有云应用之道 (二)

3. 物理服务器增加而维护人员并未增加   原视频地址:http://v.csdn.hudong.com/s/article.html?arcid=302330   谭茂:背后的话,这1,500台服务器,加上上边的几千个虚拟机,维护人员是什么样的变化? 刘擎:维护人员我们其实没有人数的变化,最早的时候,其实是三位在上海,北京这边业务还没开始,事实上从09年开始在北京增加了新的团队,我们增加了1位工程师在北京。那么人数的增加,从服务器相当于增长了2.5倍,人数没有增加。   谭茂:像这1,500台服务器,按照业界标准它大概需要多少人管理? 刘擎:这个各个地方都不太一样,我举个美国的微软内部的一个指标。我们其实还没有达到微软内部的指标,微软内部的指标是数据中心是1,000台服务器配备一位工程师。这是微软数据中心的标准。   4. 传统物理服务器如何无缝迁移   原视频地址:http://v.csdn.hudong.com/s/article.html?arcid=302331   谭茂:还想回到技术这一块来聊,其实我们也想了解,包括现在很多客户他们也想去建私有云,但他们比较为难的一点,就说他们做传统的物理的服务器怎么去无缝的迁移到私有云上,这块你们有没有一些经验? 刘擎:这块其实我们和传统的工业碰到相同的问题,在我们做迁移的时候,我们第一步想解决的问题,就是你刚才提到的问题,就是我们怎么把现有应用往虚拟化去迁。在微软的System Center产品里面,就设置了一个P2V功能,就是指从是为了把一些早期的服务和应用,从物理机迁移到虚拟机时,通过这个功能话,基本上在10到20分钟左右,就可以把一个运行在硬件层面上的Windows、Linux以及应用,转到虚拟机当中。可以保留所有的设置,可以保留所有的团队关系,所有的应用的设置,包括存储、数据库。 其实当初我们还用了一个方法,就是说在我们把物理机的资源迁到虚拟机以后,我们把物理机重新安装,就是我们把它叫做Reprepare,重新放回到资源库来,让它变成虚拟化可用的资源。原来它干一件事情,现在它干三件事情。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最大化。   谭茂:还有一点,其实我们知道在云里边是用了微软相当多的微软的一些技术,一些产品在里面,其实过去的数据中心都会有些管理工具,一些程序,将来这种,特别是基于平台的这种服务器,管理可能是个大的麻烦。微软在管理中,因为微软自己也有本身的产品。这块? 刘擎:这个其实也是我们全体工程师,就说一步步走过来说碰到的最多问题。我们最开始在看,我们各家厂商的意见,有惠普、戴尔、联想、浪潮的服务器,每家有自己的管理工具,像惠普有Insight manager和Dell 的OpenManage,同时我们还要管理实验室的交换机和存储。这时候就像你刚刚提到的,我们怎么去管理这么多的系统,我们看了挺多的开源管理工具和商用管理工具。最后我们看下来,还是使用微软的System Center最方便。 我们可以和思科的设备,我们可以和戴尔的OpenManage,可以和惠普的Ingisht Manager,可以和联想的管理工具,可以全部整合在一起,我们通过一个平台看到思科的交换机里面的CPU的负载是什么情况,可以看到戴尔服务器的功耗,风扇的速度、CPU内存,可以在一个平台可以看到所有的信息。并且每个设备的健康状态,都会通过email实时地反馈,我们可以在第一时间主动的去做相应的行动。   谭茂:像这种管理,它是通过跟思科标准,开发的人员自己是根据这个接口去做的? 刘擎:这个没有,因为所有的厂商都遵循共同标准,比方说思科是遵循SNMP网络管理标准,戴尔有自己专门设计的符合微软COM标准的套件。那你把这些套件,这是一个自由下载的软件包,实际上是描述它的硬件。它们都是免费下载的。通过这些,就可以监控这些服务器,一直到硬件这个层面。包括比方说内存的插槽出现了错误,硬盘可能马上要损坏,第几个硬盘,第几个内存,都可以把这些进行实时报告。     5. 微软虚拟化的安全和性能 原视频地址:http://v.csdn.hudong.com/s/article.html?arcid=302332   谭茂:其实虚拟化,可能大家现在不容易接受,他们仍然对他们的一些安全是有质疑的,在虚拟化的安全? 刘擎:的确很多用户除了在安全化虚拟上有很多的疑问,我们包括实际测试,还有微软内部,其实微软的虚拟化它的产品目标,因为我们设计每个产品都有产品的目标,比如这个产品要解决什么样的问题。所以我们会从我们产品设计的目标和我们实现的目标,我们可以看到基本上在98%的转化效率以上,这样的话,基本可以说做到了1:1这样一个转化效率,你可以理解成一个虚拟机它的性能和实体机是完全一致的,在CPU转换上。内存就肯定原来就是那么多,而在磁盘效率上它是根据运行虚拟机,你只要达到I/O的最大值,就是安全的。刚才你提到安全这一块,实际上这个和业界的虚拟化上,实际上有些标准,你怎么去做虚拟机的分块。   谭茂:98%的转化效率,是基于Windows平台之上? 刘擎:实际上所有的东西,它CPU转换效率,下面在执行的时候,不管是Windows还是Linux。它实际作为一个假的CPU,所以虚拟化有一个假的CPU,你的那个虚拟机是在这个假的CPU上。转换效率是把那个虚拟机pass掉。   谭茂:现在整个系统,你们也在做一些调优,优化? 刘擎:我们日常工作中,第一个是不停的往里加新的机器,因为我们有很多项目会进来,同时我们会把一些资源做淘汰。实际上我们日常的管理工作就是在这个平台上维护。 还有一块,就是我们在这个平台的自服务门户上加新的东西,我们在做比方说我一级的管理,我这个管理在上海,但我们现在已经有一些美国的,北京的一些数据中心的服务器加到上海这边来。这样的话,我就可以一个平台上管理微软本身。因为我们这个项目的要求,异地同时工作,但至少他需要两个人工作在同一个平台上,我们就需要把它整合到一起。   谭茂:另外还有一个我们比较关心的是在这种战略当中,因为基于虚拟化的自动化,管理服务化,这是虚拟化最核心的工作。其实这块的话,您也谈到一点,微软也做了很多工作在自动化管理这一块,具体谈一下。 刘擎:虚拟化实际上在真正的对生产力提供影响,让虚拟化技术,让这个云技术变得像电、水这样更方便的使用,你肯定得需要一些配套设施,比如你必须有大楼的强弱电布线,然后才能够送到用户。实际上虚拟化技术把计算能力也是以这种形式出现的,首先你看我们工程师需要什么,他需要几个虚拟机,我们怎么能更快地通过服务门库这样一个简单的方式,然后选择。在我们的库里面提前准备好几千个虚拟机的模板,用户需要的话,就是根据他的选择,就像点菜一样,是要一个中式的,西式的,湘菜还是粤菜,他测试中需要选择什么,我们把这些都准备好,这就是料。他可以直接去选择,需要通过我们自动化的机制,那么他选择他的那个菜,直接就可以变成他要用的东西。 所以我们会为用户去选拔,虚拟化技术,自动化整合在一起,为内部客户们服务。   谭茂:目前你们通过什么来实现的? 刘擎:通过VMM的SDK,它会有一个基于Power shell的自动化脚本。我们首先会理解用户需求,他可能会需要三个机器,我们把这个共同需求抽象出来,因为我们和很多团队谈,他们有一些共同的需求,把这些共同需求抽象出来,我们作为一个服务包,然后这下面是通过VMM的自动化脚本,可以把很多东西都自动化。这样的话,用户用起来就不需要重复自动化的工作,这也解决了我之前所提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团队和团队之间会重复。我们现在把这个重复全部抽象起来,变成一个层次的东西,我们把它叫Virtualization Infrastructure…

0

视频采访剪辑:微软研发团队的私有云应用之道 (一)

    不久前,我们中国团队的研发工程实验室经理刘擎先生接受了CSDN云计算频道负责人谭茂先生的视频采访,在CSDN的帮助下,我们选取了11个视频片段和相关的文字速记与大家在此分享。   1. 微软私有云环境介绍 原视频地址:http://v.csdn.hudong.com/s/article.html?arcid=302328 谭茂: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我非常高兴请到了微软亚太研发集团,服务器与开发工具事业部研发工程实验室的经理刘擎先生,他主要负责STB 中国团队内部私有云。我们知道业界其实大家对于云计算这块也是关注了很久,那么微软的云计算也是大家,包括很多客户所关心的一些东西。 首先想请刘先生,您能简单介绍一下,您在上海的一些主要工作。 刘擎:大家好,我在上海,在2007年加入STB中国团队。负责服务器与工具开发事业部在上海的研发工程实验室管理。主要负责向微软的开发、测试和产品经营的团队提供实验室服务。其中包括Test和Build,就是产品构建,还有产品的性能,产品设计。 我们在上海实验室主要的工作包括管理一个1,500多台服务器的实验室,同时在上面我们从2007年开始去构建微软一个私有云。那么这个私有云会基于微软的平台,就是System Center的产品,其中包括有微软虚拟化服务管理系统,然后有服务器管理,还有管理客户端,包括微软的数据库管理,这四块帮助我们管理整个微软在上海1,500多台服务器。 下面我们会用到微软的Opalis,这是一个微软的IT流程自动化的管理工具。 谭茂:您刚才也是介绍了对微软整个实验室的介绍,我们还想了解一下更细节一点的,它现在有没有一个比较明确的一些数字? 刘擎:在我们上海的话,我们会把上海实验室其中有1,500台服务器中,有400台是性能比较不错的服务器,构建了一个私有云,这个会有412台物理机器,同时运行5,000多台虚拟机,这样一个能力,400台到5,000台。其中这5,000台基本总有3,000多台是处于激活的状态。在整个管理平台上,我们把团队的资源就是按照分组的方式,大概有超过13到15个产品组,我们会把他们分配到不同的组里面,每个用户会在自己的组里面分配他的虚拟机资源。       2. 微软私有云的创新 原视频地址:http://v.csdn.hudong.com/s/article.html?arcid=302329 谭茂:和传统的数据中心相比的话,你觉得微软目前的私有云最大的一个区别或者说有创意的地方在哪? 刘擎:对我们来说,最大的一个优势在于微软平台和Windows兼容性非常好,我们用了Hyper-V,它实际上是基于微软的虚拟化平台的一个管理工具,它对我们的第一个优势就是说它兼容性好。其次就是说它可以很方便地把我们对数据中心,对服务器的管理,变成了一个对资源的管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云对我们的优势。因为讲云的话,最能够体现出云的优势就是自服务,资源化,这两块就是说能够通过这个软件,完全是看到了物理器这一块,对用户来说,他是看到了资源,而不是一台一台服务器。 在我们的内部设置的一个用户的自主网站,他可以很清楚看到,他有多少CPU,有多少虚拟机,有多少内存可用。对于他计划他能用的预算,他就可以有一个很好的安排,我现在资源可能是40%,明年他就不要升级。如果说他90%,他明年就要升级。 同时对我来说,团队之间的调度。其实在云里面,刚才我讲了资源池。 还有一块就是资源利用率的最大化,原先的话,每个团队把自己的资源放在一个实验室里面,相互之间没有一个很好的共享平台,在有了这个虚拟化管理,他可以很容易地去共享团队资源。就类似这个项目A,他有自己忙的时候,繁忙阶段。在另外一个团队繁忙,他没有更多的机器的时候,他除了购买新的机器的时候。现在有个选择,可以从别的团队调一部分资源过来,因为所有的机器都是虚拟化的话,他不会相互干扰。 第二个,他可以很容易地把他的虚拟机迁移到他的服务器上做负载,这样的话,就变成完全像用电一样,在以前我小时候有电的调度,我父母单位里面会有调电这种说法,就说周三他必须要休息,因为他工业用电调给民用电去使用。现在我们在一个微软团队内部,就可以实现这种调度,很容易把物理机的资源从这个团队调到另外一个团队,就是要鼠标移动一下就行了。 谭茂:这个硬件利用现在有一个没有新的? 刘擎:我们从2007、2008、2009年就慢慢在做,首先我们机器的利用率是一步一步在往上提高。当初我们在看的时候,可能和业界的标准比较像,从12%到14%-15%的利用率。现在的话,我们基本上把这翻了八倍,到今年我们2011年5月份,数字已经到八倍。可以看到每台机器可以跑八倍。这是一个平均值。 谭茂:我们注意到业界,国内目前来说还没有特别成熟的私有云案例,很多也是处于这种创新跟市场研发,从您的技术角度来讲的话,您觉得这种研发到应用,就是生产率这一块目前主要的瓶颈是在哪方面会比较多? 刘擎:其实我是这样看这个问题的。那么当我接受这份工作,我在看我们团队,实际上我就在一个研究问题,微软研发团队它的工作的瓶颈在什么地方,什么问题需要去解决的。其实从去年接手工作,花半年时间在调研内部的流程,资源,内部的工程师的工作习惯,内部工程师在使用这个系统的时候,会有哪些地方是好的,哪些地方是不好的。我们在设计这个虚拟云的时候,目标就是解决最优先的三个问题。实际上我觉得比较理想一个方案去解决一些业界问题,就是说你先理解你现在的企业,你现在碰到什么样的问题,哪些是需要最先解决的问题。 我们当初其实谈到了,一个是说团队之间的资源的共享。然后团队与团队之间有很多的重复劳动,因为微软软件开发它不同的项目实际上是有挺多的情况,他会做相同的工作。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他们在做测试的时候,是要先把Windows部署到一个环境中,然后构建一个网络环境,跑没有发布的产品。实际上建立这个Windows环境,构建一个网络环境,其实不同的团队都要做相同的事情,所以原先的做法,就说每个团队有自己一套自动化、脚本,团队A写了一遍,团队B写了一遍,团队C也写了一遍。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我们看到在我们问题表里边,就是说工程师对于部署完所花的时间非常有意见,因为你部署完这个东西,比如Windows装完至少要20分钟,再安装所有的最新的补丁至少要40分钟,这样的话,整套完成时间至少要一个小时。如果说物理机在做这个测试的时候,你如果做一个AD,通过服务器,没有两个半小时是完不成的。一天八个小时,你准备一套花两个半小时,就是你一天最多只能做四套。现在我们虚拟化技术可以并行去做,我们可以看到每一个虚拟器,从开始部署到结束只需要20分钟左右时间。你从两个半小时缩减到30分钟,那这样的话,他至少可以做八倍的事情。这是一个提升。这就是我们去评估我们私有云怎么去提高生产利用率这块。而且可以并行的。 谭茂:这在过去也是不可想象,从生产效率而言,应该是大大提高。 刘擎:对。

0

我们为中国的“云”而来(下)

大家好!在我的上一篇博文 中,向大家简单介绍了微软中国云计算创新中心(以下简称CCIC)这个充满激情的年轻团队——身处其中的我时常觉得,如果说结构转型的中国经济是一辆高速列车,那么CCIC所身处的“云经济“潮流将是其重要引擎之一。   在过去几个月中我们从各种渠道获得了来自各方的问题,因此在第二篇博文开始前,我想简单回答博客园读者提出的两个问题:   1. 微软云何时对中国用户开放使用? 微软的云计算战略包括三大部分,目的是为客户和合作伙伴提供三种不同的云计算运营模式:微软运营、伙伴运营、客户自建。和其他公司的云计算战略不同,微软的云计算战略有三个典型特点:即软件+服务、平台战略和自由选择。微软在动态数据中心、私有云以及公共云等方面开展了卓有成效的探索和实践。具体到中国,用户同样可以通过多种方式获得微软云服务。除了选择微软丰富的私有云技术,用户也可以通过微软合作伙伴以托管方式获得云服务。目前,国内已经有一些客户在尝试使用微软云,希望能在不久后与大家分享这些案例的细节。 2. 什么是AppFabric? AppFabric目前分为两种。Windows Server AppFabric 是一组集成技术,可更轻松地生成、扩展和管理 IIS 上运行的 Web 应用程序和复合应用程序。而Windows Azure AppFabric 则是一套全面的云端中间件,服务于开发、部署和管理Windows Azure平台应用。我们兄弟团队之一AppFabric Developer Experience团队会在未来适当的时候,通过技术大会和博客等形式向大家介绍相关内容。   此外,还有一个被多次提及的问题就是,“究竟有没有中国企业级用户会把业务放在 ‘ 云 ’ 端?“,我希望能通过这篇博文进行解答。   几个月来,通过与国内合作伙伴的密切接触,我发现虽然中国软件产业以及云计算起步稍晚,但正如钱币之两面,相较其他国家和地区,中国在云计算方面的机会更多。   首先,中国政府对云计算在政策和资金支持上很给力,尤其是北京、上海和成都等地方政府;其次,因为中国的IT产业和企业比较新,有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儿,很多事情敢想敢闯,可以将劣势转变为优势”;第三,正因为中国起步晚,不像许多欧美企业那样,IT基础架构复杂到让管理员抓狂,这反而能够轻装上阵,绝大多数中国企业更愿意尝试新技术。比如有的企业将云计算视为降低产品开发成本的途径,有的企业将它视为加快推向市场的途径……   云计算是一段不可阻挡又循序渐进的征程,CCIC希望通过微软丰富的云计算实践经验,以专著于开发IT基础架构和平台产品的研发团队为坚强后盾,帮助合作伙伴和客户开始在自身环境中逐步获得云计算的好处,可能是帮助他们在自己的数据中心构建私有云,或是拓展他们的计算能力到Windows Azure这样的公共云环境上,或是在Windows Azure运行各种应用,开拓客户范围。这些都是企业和组织在云征程上的不同要素,不同的需求将采用不同云应用。   STB中国研发工程实验室在私有云上的实践  在团队建立的前三年,由于研发项目的扩展,我们的服务器数量从300多台骤增至800 多台,由我们研发工程实验室的三位工程师进行日常维护,此外,他们还需要不断为十几个产品组搭建、维护产品测试环境。为提高对服务器资源的合理有效应用、实现灵活的服务器资源配置管理、缩短服务周期,工程师们采用了微软私有云基础架构,搭建了属于一套开发测试云平台和自助服务门户,管理、维护着超过1,500台物理服务器,不仅成功整合、集中、扩展各类开发测试资源,还提升了这个STB中国的协作和开发测试效率。更重要的是,这个云实践帮助我们在 2010 年减少了大约9,000多吨二氧化碳排放。同时也节省了14.85 万千瓦时的电能,以中国每户家庭年均用电2,500 千瓦时计算,以上节省的电能可供5941 户中国家庭使用一年。感兴趣的读者可以下载我们的案例文档 (本文结尾处),如果有相关的具体问题也欢迎通过留言和站内消息向我们的实验室经理提问。    CCIC与本地企业合作的几个实例 相对来说,大型机构的“云”策略相对稳健。某石油化工企业 “云”化的第一步就是,把企业内部的资源整合之后作为服务提供给企业内部使用,也就是说从应用的角度去推动整个“云”化,而不一定是先将基础设施“云”化之后再去找应用——务实和高效,这或许可以代表政府机构与大型企业云计算的趋势。   中小型企业会更加大胆。例如国内某服装零售企业在全国有几千家门店,有的是直营店,有的是加盟店,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加盟店的管理往往跟不上直营店,因为他们不愿意在管理方面进行额外投入。现在他们正在通过云计算把整个公司的IT转型为服务,让加盟店初期在管理上的成本变得经济。当IT部门转型为服务商之后,还能进一步提供多种细分服务,例如供应链管理等。通过CCIC良好的整体规划,同时深度参与技术架构和具体实施(如系统设计和性能调优),如今这家企业已经有几百家门店开始使用上述服务,它的成功甚至可以推动整个零售连锁业务模式的转型,拓展新的商业机会。   上个月24日,我们的首席执行官Steve…

0

我们为中国的“云”而来(上)

各位网友好!我是微软中国云计算创新中心的梁戈碧。很高兴有机会通过这个博客平台向各位关心微软亚太研发集团的网友分享信息,汇报我们云计算创新中心的工作进展。   作为微软云战略的一部分,去年秋天,微软中国云计算创新中心(Microsoft China Cloud Innovation Center,我们“昵称”为CCIC)在上海成立。CCIC是一个隶属于微软亚太研发集团服务器与工具事业部的组织,它的使命是全力以赴助力中国政府、合作伙伴和客户向云迁移,帮助他们启动云的力量。加盟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之前,我曾在英特尔公司服务了15年,此番转赴微软领导中国云计算创新中心的工作,对我而言,不啻为很大的挑战。但我还是相信,挑战的背面是千载难逢的机遇,因为目前无论是云计算的技术成熟度、还是中国政府的支持力度以及国内企业的接受程度,都预示着云计算已初步具备了天时、地利与人和的优势。此前,工信部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无锡等五城市建立了云计算创新试点;北京市启动了个投资高达500亿元的“祥云工程”,并将由此带动云计算产业链形成2000亿元的产值;上海市制定了三年“云海计划”,预计新增1000亿元的服务业收入,并计划培育出十家年收入超亿元的龙头企业和十个云计算示范平台;不仅如此,越来越多的国内大中小企业也都在积极寻求利用云计算提高自身竞争优势。越往云端走,我越觉得,这是一朵祥云!   “中国+云计算”这是一个让人激动人心的组合。中国是全球最具潜力的市场,而云计算又是未来20年来IT领域最大的创新。微软新成立的CCIC恰恰将中国与云紧密联系在一起。这样的机会我很珍惜——而且我加入的是微软公司,是目前唯一有能力提供一整套云服务的IT厂商,也是最最重视中国市场的跨国企业之一。它在这样的时刻决定投资创建中国云计算创新中心,代表了微软对中国云计算市场的信心和承诺。这些都成为我做出加入微软这一决定的重要动力。   值得一提的是,微软将CCIC放在服务器与开发工具事业部中国研发团队下面,这个事业部的职责是为企业级用户开发多种私有云和公有云的产品和开发平台。这样,我们团队一方面可与微软市场销售部门和合作伙伴、客户紧密联系;另一方面,我们也会担当起中国IT市场与微软产品组的重要沟通桥梁,帮助中、美产品开发团队深入理解中国客户对云计算的需求与期待。   让我欣慰的是,我的团队成员各自身怀绝技,他们中有的人来自微软产品开发团队,有的人则多年从事技术支持、咨询工作,这样的组合共同承托起一个全新的、顶尖的云顾问和实施团队。同时,我们团队也和市场部门紧密合作,将为中国的合作伙伴和客户提供最好的云设计方案,这种CCIC专署团队模式在微软全球是首创的,也是独一无二的。   为了更好地帮助我们的合作伙伴和客户解决问题,我们还特意投资搭建了一个专属的云计算实验室,装配各个厂商的服务器设备,只需很短的时间,我们就能搭建出真实的私有云环境。合作伙伴和客户的工程师们可以在这里实施快速建模、概念验证和测试。做完一个项目后,我们可以迅速再将系统还原,进行下一个项目。   微软内部的很多团队都堪称“小联合国”。我们这个团队也不例外,而且他们的工作地点也横跨太平洋,有的在西雅图,有的在香港,有的在北京,当然更多在上海。这样我们就可以因地制宜地支持各地客户,并把各地的云计算最佳实践和解决方案集思广益与客户分享。我们常常会邀请客户、合作伙伴到实验室进行交流,看到我们会议室里的两个LCD屏幕和一个投影幕布上的内容,你就会理解为什么需要这么多的“屏”,有的时候我们会通过视频会议邀请西雅图或香港的同事一同参与讨论,另一个LCD同时可以用作产品演示,投影幕布上当然可以用来播放PPT。   实验室会议室与机房之间的玻璃隔墙是一个亮点,打开其中的照明灯,它就变成了写字用的白板    可以看到,在微软内部,我们是一个很特殊的团队,我们的职能和使命也非常清晰——帮助中国客户和合作伙伴向云平台平滑迁移。因此,我们的“独特之处”可以概括为以下三点:一,成为云计算领域的技术专家,俗称“大拿”;二,要做中国客户需求的专家,了解不同机构、企业对云的需求,帮助他们更好地应用云计算;三,把中国客户的新需求反馈到微软的产品研发团队,进一步改善原有产品和技术。   最后,非常高兴有机会在这里给大家介绍CCIC团队,希望不久之后能继续跟大家分享我们团队所做的事情,以及与中国政府、客户、合作伙伴的合作项目最新进展。也欢迎各位网友通过留言、电子邮件分享你们的建议和意见。         梁戈碧 微软中国云计算创新中心 高级总监

1

Visual Studio 2010在中国全球首发

      昨天,全球最受欢迎的开发工具Visual Studio 2010在中国率先发布,活动吸引了一千多位中国开发人员和业界人士的参与。我们六位员工有幸见证了这一里程碑时刻,联席总经理潘正磊女士做了题为“实现你的理想,CODING完美世界”的主题演讲,五位工程师承担了六场技术讲座。     发现这次产品发布中浓厚的中国元素了吗? 中国是全球五个发布会的首发站; 开场致辞到主题演讲清一色中国人: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博士,微软大中华区开发工具及平台事业部谢恩伟先生(服务器与开发工具中国团队创建人),服务器与开发工具中国团队联席总经理潘正磊女士; 献给中国专业开发者的爱情连续剧。     最重要的是,Visual Studio 2010是我们服务器与开发工具事业部中国团队成立五年以来参与的最大开发项目。超过100位工程师在为Visual Studio 2010的多个重要模块设计中贡献了他们的智慧与心血: 在.NET Framework 4.0中为Windows Forms架构设计运行时和设计时的新功能; 对SharePoint、Silverlight、WPF、WCF、WF等多个平台提供更多工具支持; 大大增强Visual Studio中的各种基本开发工具,例如C++编译和链接工具,并行开发工具中的调试器和性能探视器; 为更好地支持团队开发,提供全新的UML建模工作组件、模型浏览器和建模工程等。      如果您错过了现场,快来看这里的实况转播吧!      以下是我们几个产品组开设的博客,欢迎大家去常去看看,给产品提意见: WCF Tools 中国研发团队 Windows Workflow Foundation中国研发团队 TeamArch 中国研发团队      当然,更多Visual Studio问题可以在微软中文技术论坛上得到最高效回复!

1

让梦想照进现实

—— 写在微软中国上海科技园开幕庆典之际   孙博凯(Prakash Sundaresan)在印度出生和长大。同许多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年轻人一样,他在90年代初前往美国深造,随后加入了日新月异的信息技术产业。他带着一颗智慧的“数据库”脑袋来到中国,与他的团队一起让梦想照进现实。    我在印度出生和长大,和亚洲有一种所谓的天然的“关联”。但在2004年我第一次来到上海工作之前,我从未真正在亚洲工作过。我在印度长大那会儿,印度并不是所谓的“活力经济”时代。然而现在,正如任何一位近年来在亚洲呆过的人都会证实的那样,这里的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与众不同的能量。    长期而言,IT产业的革新和中国的崛起是不可阻挡的潮流,我们十分幸运能生活在这两个伟大进程的交汇之处。我有一个强烈的预感,就职业生涯方向而言,我未来数十年的生活很可能就是围绕着我们时代这两大现象的交集—— 信息科技与亚洲。幸运的是,2007年,我得到了第二次来中国工作的机会。    服务器与开发工具事业部(STB)中国研发团队建立的最初四年,我们首要的目标是吸引中国一流的技术人才,并通过参与微软最重要产品的开发积累软件开发工程的经验。随着中国市场规模的成长和逐步走向成熟,聚焦本地IT生态系统对我们而言也越来越重要。中国正在寻求从制造型、人力密集型经济向高附加值、智力密集型产业为主导的经济转型。在这个转型过程中,微软可以为中国伙伴带来成熟技术、独特经验和价值。微软中国上海科技园区的落成,也再次证明了我们对中国和亚洲的信心和长久的承诺。 研发征途结硕果    今天信息技术已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生活的方式。微软在中国的研发团队在这个变革过程中做出了许多重要贡献 —— 几乎公司每条主要产品线的开发都闪烁着中国工程师的智慧。    2008年11月,在全球超级计算机500强(TOP500)排行榜中,安装了Windows HPC Server 2008操作系统的曙光5000A成功跻身该排行榜第十名。微软和曙光的此次成功合作,向世界表明中国高性能计算领域的历史也从此进入一个新的纪元。    2009年10月,Windows 7 操作系统发布,在全球市场好评如潮。在这款出色的产品里,凝结了我们STB中国年轻工程师的智慧和心血—-他们不仅从美国团队接手了两个核心组件,而且出色完成了独立开发任务。同时我们还为企业级客户提供了大批量安装、部署Windows 7的解决方案。    云计算正给IT行业带来一场重大变革,也影响着微软几乎每个产品,我们服务器与开发工具事业部也不例外。中国团队参与开发的SQL Server, Visual Studio, Windows HPC Server,System Center都已经把焦点放到云上,我们也在开发完全基于云的服务。同时,我们积极与客户和合作伙伴讨论、协作,利用微软在云计算方面的优势来满足中国客户的特别需求。 协力合作谱新曲    微软在世界各地都是一家以合作为导向的公司——合作伙伴是微软成功不可或缺的关键。因此,合作基因深植于微软的文化。一份2009年IDC研究显示,微软在中国每创造1元人民币收入,合作伙伴就会有16.45元人民币收入。在中国,微软与多所学术机构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每年新学期开学我们都会举办微软开放日,让大学生们亲身体验微软文化和技术;为帮助学生接触最新的IT技术,工程师们利用业余时间与大学计算机系合作编写《Web服务与.NET框架》课程教材;为让更多学生一窥软件开发流程,我们与邻近的软件学院合办了暑期实践项目,由工程师手把手指导学生按照微软开发流程实现他们的应用设计。因此,在中国大学生的最佳雇主的评选中,微软总是名列前茅。    微软中国上海科技园区的启用为这些合作提供了新契机:我们的客户和合作伙伴将在未来科技展示中心了解我们的技术远景和产品路线图;新园区里先进的会议设施让我们能够与学术机构、客户、合作伙伴举办大型会议、交流技术与经验;我们对实验室和基础设施的投入,也将把我们与研究机构以及商业伙伴的合作关系提升到一个全新水平。 团队文化成就未来    文化是指共同的态度、价值观、目标和行为。研究显示,无论是个人抑或团体、组织,一旦染上某种文化就很难改变或”去除”。要打造成功的组织,“文化”是一个更可靠和更重要的衡量因素,其重要性远远超过商业策略、技术或流程优势。这就是为什么让一个团队伴随着“正确的”文化起步是如此重要,不论每个组织如何定义它。    我们的团队还很年轻,要在未来的发展中取得更大的成就,就必须建立一个“正确的”文化,这包括三个方面:重视技术积累、深植创新和聚焦客户。    我们开发的软件有着数年的生命周期,实际上往往是几十年。因此在我们的事业中,无论怎样强调深厚技术知识的重要性都不过分。如果我们的团队要越来越多地承担起技术领导地位,就必须要创造一种重视深度技术积累的文化。 创新是永无止境的。例如,很多人认为数据库产业已经是一个成熟产业:30多年的历史,每年全球超过200亿美元的年收入——人们很容易会认为创新不再是这个产业驱动性的力量了。但实际上该领域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为了应付这些挑战,创新必须是我们基因中的一个核心价值观,否则我们将很快落后。创新是可大可小的,可以是技术上的或流程上的,但创新必须是深入到每个员工的日常生活和呼吸中的价值观。    在今天这种超级紧迫的环境中,很容易仅仅关注竞争对手而忘记了客户。但至关重要的一点是,只有服务好你的客户才能击败竞争对手。无论你是一个开发者、测试者、项目经理、架构师、甚至管理人员,聚焦客户是组织中每个人工作的重要职责之一。STB中国每一名员工都要通过某种方式花一部分时间在了解客户上。    今天,上海的新园区为我们工程团队提供了一流的工作环境 —— 高端的计算和通讯设施、独立的游戏房和健身房、绿色环境设计和配套设施、聚集微软在上海所有技术团队…

0

Visual Studio总经理谈微软研发团队管理之道(下)

InfoQ: 我们回到技术层面来讲,在你身上我可以看到微软一个研发团队的技术变迁史,或者一个缩影。我想问的问题是,在你的理解当中,从你进入微软研发团队一直到现在,在整个产品的开发过程中,主要经历了哪几个比较重大的阶段? 潘正磊: 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好,因为你让我回想了一下。确实有几个非常大的不同(阶段)。     在我刚进微软的时候,微软还比较新,很多产品还是刚刚第一代,像我那时候做Microsoft Access,现在已经无穷代了。那时候刚刚是第一版,当时发布时非常振奋人心的。如果打一个比喻,就比较像我们80年代刚刚开放的时候,那时候商品比较少,用计算机的人数少,相对来说需求也少。所以那个时候从微软来说,只要发布产品就会有很多的用户来使用。因为我们有很多很基本的需求,而市场上却都没有。那我们发布的产品只要大面上不错的话,就可以非常容易地满足用户的需求。从Word第一版开始发行的时候,前面几版的很多很多基本的功能现在觉得都是肯定、应该有的,但是当时都是很新的东西。     但是产品在做了时间久了之后,等你发布第五版、第六版、第七版、第八版的时候,这时有很多基本的用户需求已经满足了,在那个前提上怎么样把你的产品更上一层楼,这实际上就变成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困难的问题。很多时候,像我们的Office团队最大竞争者不是别人,是前面一个版本的Office。所以在一开始我觉得我们微软在定义产品的时候,比方说90年代初,跟客户沟通之后我们就是用一个Waterfall(瀑布式开发模式)这种Model,因为我们觉得我们知道这个产品应该做什么,我们就把它做完了,然后放在外面市场上,相对来说一定是卖得不错的,卖得很好的,所以这是我们比较成功的一个模式。     这可以算是一种主导模式,当然我们还是要跟客户有反馈,一开始要跟客户研究,但是我觉得相对来说做得少,而且相对来说比较容易满足客户的需求。因为那时候大家的基本需求有很多都没有满足。等到99年、2000年,差不多就是那个阶段,我们那时候很多产品已经开发了好几代了,等到那个时候我们就有一个危机,因为我记得是差不多是2000年的时候,那时候客户对我们的满意度相对来说比较低,而且我们跟合作伙伴的关系相对来说比较僵一点,在美国还有很多的诉讼案,那个时候我觉得实际上是微软处于一个比较低潮的阶段。但是从那之后,我们确实就开始转型了,我觉得一个最基本的理念,我自己有这个感受,一开始就觉得说我们可以定义这个产品,定义了以后就做,做完以后卖,这是我们最开始的运营模式。     大概是2000年之后,我们就发现对用户反馈的需求变得非常多,而且一个版本一开始跟用户反馈一次是远远不够的。从开发模式来说,开始时我知道什么是对的,我知道用户需要什么,我只要开发什么,这是我们本来的模式。在那之后,我们的模式是我不太确定用户确实需要的是什么,我们可能要先做一些prototype(原型),试验品出来,让用户去体验一下,体验完了以后再给我们反馈,这是不是他们确实要的,我们在这个反馈基础上再更改。所以你可以看出来整个流程,一开始的想法跟后来的想法是不太一样的,而且我们在2000年以后,对用户的反馈需求比以前是大大增加了,而且成为我们fundamental mindset(最基本的理念),从一开始我绝对知道一个对的产品是什么样的,到我不太确定,那我需要跟用户多次反馈,才能知道真正对的产品是什么样子的,而这两个其实是非常不一样的开发模式。我们开始用这种开发模式之后,因为微软作为一个很大的团队,确实也碰到很多的挑战,因为很多时候你要想改一点东西实际上是非常难的。     像你要是自己想在家里后院造一个小房子,你怎么改都没有关系。但是你要想造金茂大厦,造到一半想改一点什么东西,那你可以想到有很多的东西要配合。你如果要改一点东西,那对你的电梯、电路、楼层、重量,都有很多的考虑因素在里面。     作为一个大的开发团队,你怎么样能够同时满足客户的需求,又能够在你的架构基础上能够做这种改动。因为最后你的产品还是要满足客户需求,才能够有卖点。你怎么样做这么一个调整,这也是我们在前七、八年中慢慢转型的过程。那相反过来,你如果看,拿我们Visual Studio作为一个例子,从08年,我们前面几个例子看到我们开始大量的出我们叫CTP(Community Technology Preview,社区技术预览版),而且跟我们的客户、开发人员的交流变得非常的透明,很多时候我们很早就把我们想做什么,愿意做什么,有的时候把我们写的Spec,就是产品定义放在网上,给我们的MVP(微软最有价值专家)先让他们反馈,我们现在做很多这样的工作,在这之前都是没有的。   InfoQ: 对于你们内部的开发团队来讲,产品的设计方面是有很大的挑战,也是一种很大的转型。那么你们自己在做开发的过程中是不是也分为几个阶段呢? 潘正磊: 对!如果是按以前的开发模式,那你可以想到我们更多的是这种,我们现在决定要做这些feature(功能),这些功能需要这样这样,那就是一条线做下来,最后把它发布就可以了。     就像瀑布模型一样的。如果你想实现的功能需要在开发过程中做调整的话,中间的每一个开发阶段,就需要设计一个跟用户反馈的过程,把真正的反馈拿回来以后再在下面一个过程中做调整。同时你还不能把你的那个发布日期改动的太多,所以你就可以看到这个难度实际上是增加了很多。   InfoQ: 在每一个改变的环节上,根据刚才我们的交流,他应该是客户来进行推动的。还有一个问题是,在什么时候你们认为这是一个改变的时机,认为这个开发模式应该改变了,这个产品设计的模式应该改变了,你们做决定的时候,有没有某一个观点来刺激着你们去做这种改变呢? 潘正磊: 没有,因为微软很多事情不是Top-Down(自上而下),不是从上面这么Drive(推动)下来的。第一,从管理层来说,我们比较注重抓的是用户的满意度,看他的满意度如何,就能体现我们跟他一开始交流的够不够。另一方面,比方说我们这个产品真正是有多少用户反馈,而且是把这些反馈做到了产品里面去,这也是我们可以衡量的、量化的。而且很多时候微软有一个团队开始做一个比较好的模式,那其他团队会说,这个模式不错,他也开始借鉴。所以我们这个转型也是慢慢转型,不是说一下子,整个团队全部开始转型,不是这么一个过程。   InfoQ: 可能是某一个团队他先采用了某一种方法,然后其他团队开始慢慢的效仿,应该从底下往上推?然后从小到大这么一种方式? 潘正磊: 说的非常对,因为我们不是Top-Down。从上面管理来说,你要抓的是最后的那个结果,你想看到的结果是什么,那么你鼓励下面团队去实验不同的方法能够达到这个结果,有的试验可能比较成功,有的试验可能不是很成功,那么你再把成功的这种方法在其他团队里面推广,一般多半都是使用这种模式比较多。   InfoQ: 微软的高层他不会认为就是,OK了,所有的开发团队应该采用这么一种统一的开发方法来去做,他没有这么一种强制的要求吗? 潘正磊: 绝对没有,因为微软的产品线非常的长,有各种各样的产品。开发方式实际上就是我们说的Process(流程),很多时候根据你这个产品不一样,各方面会不一样的。那我对Process的理解是这样,就说Process是应该帮助你的开发更有效、更快,很多时候我们觉得Process非常繁琐,时间上会让你慢下来,实际上这个不是它的(目的),它就是没有达到要求。用另外一个比喻,其实像我们来的路上都是有很多红绿灯,有的地方是有那种转盘。像美国还有一种就是叫Four-Way Stop(四向停车),就是你到那边停下来看看左边、右边有没有车,没有车就可以通过。那他实际上都是不同的管理交通方式,管理这个车流量的一种方法,根据不同的地点,你要选择最适合地点的一种方法,有的地方如果车流量不是很大,用这个Four-Way Stop就可以了,有的地方可能有六、七个不同的出口,那用转盘是最合理的。在美国比方说有的地方你停了电,本来有红绿灯的地方,你停了电就变成了Four-Way Stop,那时这个地方一定是堵车堵得不得了,因为红绿灯可以帮助流量的增加。     开发的管理方法也是非常类似的,根据不同的项目你要选择对你来说比较合适的方法。如果是一个比较小的项目,你用一个heavy weight(重量级)的方法那就是不合适的。这是为什么微软不会从上面说你一定要用什么样的方法,他考核得是你最后那刻做出来的结果,你的结果是怎么样,能不能在你所承诺的时间里面把东西做出来,你做出来东西用户是不是认可,你做出来的东西后面是不是有很多质量问题,还是说很好用。你在做下面一个版本的时候,就可以反映出你前面做的架构好不好。如果你前面做架构延伸性非常差,你第二个版本相对来说就会多花时间,因为要把前面重新(改造)。     会遇到很多兼容性的问题。所以这种才是比较硬性的考核标准,那下面用什么样的方式,你自己应该去选一个对你团队来说最合适的方式。   InfoQ: 那我们再具体一点,就是你作为一个开发团队的负责人,肯定在整个的团队管理生涯当中,采用了很多新的技术,很多的新的开发方法,那你是用一种什么样的观点来评估这个技术、这个方法是不是应该用在自己的团队里面? 潘正磊:…

0

Visual Studio总经理谈微软研发团队管理之道(上)

    去年12月,Visual Studio总经理潘正磊女士有幸接受了InfoQ中文站主编霍泰稳先生的专访,由于篇幅较长将分成上下两篇刊登两位关于“微软研发团队管理之道”的交流速记。 InfoQ: 先给我们介绍一下你自己和你自己现在所做的事情吧? 潘正磊: 我是1992年大学一毕业就加入微软,一开始是做开发程序员,就是Developer,最开始开发的项目是Microsoft Access,现在也是微软卖的很好的一款产品。在Access开发了几年之后,我转做另外一个产品叫Visual Interdev,那是我们微软第一款针对网络Web做的开发工具;那之后我在Visual Basic团队做Developer Manager,就是开发经理的职位,当时我们整个从VB6到VB.NET 转型,所以跟.NET做平台开发,是一个非常艰苦的项目。之后还在Visual Studio里担任了一系列的职务,包括开发总监、Visual Studio Team Architect的产品总经理、Visual Basic的产品总经理。现在是Visual Studio Applications的产品总经理,像我们刚才所说的,主要我们这个团队做的是针对企业的开发工具。   InfoQ: 你是从一个基层的开发人员一直走到现在,那我想,在你整个过程中应该有很多的感触,特别是从一个开发人员然后到一个管理职位,在整个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比较难忘的事情? 潘正磊: 因为已经工作十几年了,所以说,确实有很多故事了,我觉得比较难忘的几个故事,还是跟我们最高层打交道的时候比较有趣。我们在做Visual Interdev的时候,那是我们第一款针对Web的产品,当时微软对Web的定义、对Internet的战略不是非常清晰。记得我们跟Bill Gates在做产品Review(产品回顾)的时候,他一开始对我们这个产品是有些意见的。他说,你这个产品做出来以后,对Windows有什么好处或者是坏处。这是一个挺尖锐的问题,让我们所有人回去都要好好想一想。     还有最近我们在做另外一款产品Review的时候,也是跟我们的CEO Steve Ballmer,他一上来我就要给他做一个演示Demo,我们的CEO就说现在所有演示都不要做,他叫我们最资深的副总裁,“你就到黑板上面去,把你们这个产品要做出来的三个目标先给我写上去,写完以后我们再做演示,看你这演示有没有达到你这三个目标”,这是跟Steve Ballmer做Review常常会碰到的情况。     他会用你很意料不到的方法来问你,因为一般我们去做这种总裁Review都是有准备好一套PowerPoint,有一套我们自己的思路,他就会从你的思路之外问一些问题,保证你确实能够解释出来你为什么要做这个东西,然后你的思路是什么,你的战略是什么,这是一些蛮有挑战性的东西。   INFOQ: 在你个人从开发人员到团队管理的过程中,在做团队管理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一些困难、一些比较难忘的事情? 潘正磊: 做团队管理的时候,因为团队管理最主要的是几大块:第一,你要造就一个非常强的团队。这中间有很多(差异),你这团队是你自己接手的,还是你这团队是你自己一个一个雇佣进来,这个完全是不同的。还有和你的Partner(合作)团队,因为微软很多项目需要好多几个团队来一起合作才能做好,那跟你Partner的这个运行过程中也有很多的这种Interaction(互动),有的时候如果大家的战略目标不一样,就会造成很多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这都是有很多故事的。我现在一下想不出来一个特别好的、最有挑战的。因为从组建团队开始,这么多年走过来,基本上什么场景都碰到过了,所以我还真一下想不出来一个最好的故事,或者是说最有挑战性的故事。   InfoQ: 其实我也了解到在你整个的发展过程中,到最后成为全球微软有两千多个总经理,你是为数不多的华人,那么从整个阶段来看,你是如何总结自己的这段历史? 潘正磊: 我觉得微软现在华人的总经理比较少,但是我觉得从长远来说肯定会越来越多,这实际上和我们在九几年有大量的大学毕业生开始出国,然后开始在美国,或者这种(国外的)地方开始就业有关。我相对来说出国比较早一些,所以我进微软也很早。那像九几年之后,95、96,包括90年代末期,有大批的中国员工进入微软,所以我相信这以后的华人工程师或者华人总经理,各方面只会越来越多。另一方面,在微软或者是在很多大企业里,自己的一步一步都是要慢慢走过来,然后都是要脚踏实地,最主要的是要想到你对这个团队有什么贡献,你对你的客户有什么贡献,如果能够比较的专注于某方面工作的话,那我觉得在成长中是很有好处的。   InfoQ: 进入微软的华人很多,工程师也很多,但我想也淘汰了很多,最终可能会有一个人冒上来,而且这个人就是你,我想问一个比较直接的问题,你觉得为什么会是你走到今天这个位置? 潘正磊: 我觉得每个人的长处是不太一样的,我觉得我自己的长处,第一是技术方面还不错,因为一开始在做工程师,如果你技术上面做不好,是不可能往上走的。另一方面,我觉得我对资源整合这一方面是比较强的,我的一个强项是我很快就能看出我下面的员工他们最适合什么,他们不太适合什么,那把他们放在最适合于他们的工作岗位上。这样第一能够最大调动他们的积极性,第二整个团队可以成为一个非常高效的团队。而且我在管理人员方面,很多跟我做了很多年的员工,愿意跟我做很多年,所以这也是作为一个领导者应该具备的比较重要的素质。     我觉得这些是可以学的,但有些可能有的人就会比较容易一些,比较自然一些,有的人可能就是要学的更多一些。   InfoQ: 但是我想在你的团队里面应该也有一些能力非常强的,比如说他的存在会让你有所威胁,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你是如何和他们相处的? 潘正磊: 你看,我这个考虑思路跟你完全不一样,我不会觉得我团队里面有谁对我是有所威胁的,我的出发点就是我希望能够培养一批人才,如果有一天我能够不用去上班了,而且我的团队还可以执行得非常好,这才是我的目标,所以我是希望有人能够来代替我。…

1

释放热情,跃动越精彩

      2009跃动越精彩微软中国研发集团(CRD)上海运动会在啦啦队热情洋溢地开场舞中“火辣辣”地拉开序幕。我们的美女工程师啦啦队员们一出场,就引爆了现场第一波“high”的高潮。                   接下来是我们的 Walter Wong为本次运动会致开幕词。那天下午的阳光很灿烂,而我们的Wong总笑得比阳光更灿烂哈!     本次运动会是在紫竹办公室附近的华师大体育场馆内举行,应该算是微软服务器与开发工具事业部中国团队(STB China)的主场了,那就让我们一起看看东道主的选手们发挥得如何吧!     首先进行的是4*100接力跑。赛场上选手们奋力前冲的状态是否让你想起羽泉的那首《奔跑》?“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随风飞翔有梦作翅膀。。。”       举办这次运动会是希望运动给大家的繁忙工作增添一份轻松快乐。 看看上面的这张照片,连摔跤都摔得那么开心,看来大家确实感受到“跃动”带来的快乐了!      这两张照片的名字叫“飒爽英姿跳沙坑”你同意不?^_<      拔河比赛应该算那天下午所有比赛中最神奇的一场比赛了。第一局占据左边比赛场地的队伍败下阵来。第二局交换场地后轻而易举反败为胜,扳回一局。第三局再次回到左边场地又一次败给了右边场地的参赛队。难道右边的场地有神人助阵?这场比赛真是应了古人“天时地利人和”一说啊!     游泳比赛是最清凉的项目了,但是报名参赛的选手却少得可怜,只有STB China的6位帅小伙参加,毫无悬念最后奖项也都被东道主包揽了。乘此机会为明年的游泳比赛拉拉人气。是不是被这绿盈盈的池水吸引了呢?心动不如行动,明年的游泳比赛期待更多人的加入哦!     我们两位老大的击球姿势倒是不错,那战绩如何呢?Prakash(右)说”Almost”。好吧,重在参与嘛!     羽毛球比赛场上各参赛队打得热火朝天的气氛带动了场下的观众,赛后很多观众也拿起球怕过了把瘾。     什么运动看着让人揪心?足球!什么运动更让人揪心?中国足球!!看了咱STB China哥们儿的足球比赛,你那颗被咱国足浇得拔凉拔凉的心是否又暖起来了呢?     摄影师抓拍的这几个瞬间太赞了!!!改明儿《灌篮高手》要拍真人版的时候绝对应该到我们这儿来选主角。瞧瞧,咱这三分球投得多帅气啊,不活脱三井寿的翻版嘛!还有底下的这两位兄弟带球上篮多cool啊!可貌似离篮筐还有不小的距离哦,这,这,这跨得过去吗?!@,@     经过一番拼搏,足球比赛和篮球比赛的冠军奖杯都花落STB China家。两个冠军参赛队纷纷留影纪念(上图为篮球队,下图为足球队)。在颁奖典礼热烈的气氛中,本次“跃动越精彩”运动会落下了帷幕。     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们一起尽情释放热情,收获快乐,相信一定会在我们大家心中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                                                                                                                          马洁芸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