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执行力与新起点

各位网友好!我是微软服务器与开发工具事业部中国研发团队(STB China)的王枫,这是我2009年从总部回到中国担任商务运营总监以来的第一篇博文。与之前大多数同事发表的技术文章不同,我的博文会浅显直白一些,希望能为大家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呈现STB China团队,同时也想向大家分享个人的一些职业经历与感悟。 最初构思这篇文章时,我本想按部就班地介绍STB China在不同舞台上,近年来所扮演的角色与所取得的成绩:比如我们与本地IT伙伴们的最新合作,在绿色科技运营方面的经验,以及与本地开发人员、IT专业人员和高校之间互动。但转念一想,在讲述“我们做了些什么?”之前,更应该谈的或许是“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些?“   如果要回答“STB China为什么要做这些”,我想最合适的答案,或许要从比尔·盖茨的最初梦想当中去寻找—— “让每个人的桌面上都有一台电脑“。在我看来,这一梦想只是他新梦想的技术基础 —— 因为拥有了信息平等权,才有可能在未来社会中”让每个人的生命都得到平等对待“。实际上,STB China也好,STB全球也好,乃至整个微软,这些年来所做的,也正是为了追逐并实现这个越来越逼真的梦想。 作为”曾经专业”的数据库开发人员,我一直认为比起制造性能更强、更便宜的设备来说,如何让设备变得更好用、更好地让客户实现梦想或许更重要。比如现在Windows Phone 7的硬件性能,远远超过了当年“阿波罗“登月计划中大型主机的性能,但这并不意味着,普通人能使用Windows Phone 7完成复杂的任务 —— 因为对于普通用户而言,很难自己去编写充分发挥设备潜力的应用。 对我个人而言,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想要实现这样的个人梦想,从而选择加入到微软。当年,我加入SQL Server美国团队的时候,作为项目经理,我的工作重点之一就是与客户交流,设计能满足用户需求的产品功能,也正是这段工作经历让我迅速的从一个单纯的技术人员,成长为一个技术型管理者,继而过渡到现在的商务运营管理。 其实,现在我的职责就是担任这个近400人团队的项目经理,其中五分之一的时间负责系统地组织、协调各产品团队与政府、合作伙伴、客户、高校之间的有效互动,促成各个层面的合作与沟通。当然,我不再有时间直接从事一线的技术工作了,这很是遗憾 —— 但更大的成就感来自于,能让更多的同事、伙伴和客户,去更好地追逐梦想,成就梦想。 当然,只有梦想是不够的。“黄粱美梦”许多人都会做,但如果不付诸行动,往往就会沦为笑谈。微软最神奇的地方,除了能把许多拥有“I want to change the world“志趣的人才聚集到一起之外,更重要的是拥有把这些梦想变成现实的执行力。 作为研发机构,STB China这方面的例子实在太多,但最令我印象深刻的,莫过于在去年的中国高性能计算学术年会上,我们发布了Windows HPC Server R2。在这个版本上,我的同事们不仅独立完成了面向服务架构编程模型和运行时系统模块,还引领了这个产品与Windows Azure的结合。更重要的是,我们同时和中科院计算所合作完成了“基于微软高性能计算平台和中国龙芯PC-Mate的Excel计算加速应用“,携手推动高性能计算在中国的商业应用发展,向帮助中国产业提升技术创新能力、速度和成本又迈进了一步—— 作为一个中国的微软人,我感到双重自豪。 作为一个研发团队,STB China的首要职责是参与服务器产品和开发工具的全球研发,但正如团队组建时设想的,这个研发团队承担着理解本地合作伙伴和客户需求的重任,因此我们每位同事都必须留出5%的工作时间通过某种方式与本地同行做交流。在微软每年的技术大会、MVP开放日、MSDN和TechNet论坛和博客上向IT专业人士和开发者介绍我们最新的产品或技术;为周边高校提供技术讲座、联合开发课程、辅导做应用开发;拜访客户收集产品反馈,以战略外包的形式帮助本地软件企业提高软件开发能力和市场竞争力,研究中国IT用户体验等等。 作为产业生态圈的积极构建者,微软在全球各地都以合作为导向。作为公司的一小部分,STB China也是积极的实践者。对细节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读一读我的同事梁戈碧女士所写的这篇博文。 作为绿色科技的信徒,STB China不仅身体力行还是积极的推广者。每次我们邀请客户来上海园区开会,或是接待政府、学校的访问,我们都会留出至少15分钟带大家近距离“围观”各项绿色科技举措,从建筑设计构思、装修材料、设备运作,暂时无法参观园区的朋友们可以去读读这篇文章。此外,我们团队的工程实验室可以称得上是“中国最大的基于Windows Server 2008 R2的私有云“,也因此在过去的一年中成为了来访企业的“必游景点”之一。 两周前,我和梁戈碧女士代表STB China参加了第四届微软(中国)外包事业高峰论坛,并一同做了“在云里我们共赢”的演讲,与大家探讨如何通过微软战略外包,合作伙伴们可以更早、更深入地了解我们的产品和技术,搭建自己的私有云以降低开发成本,或在云平台上开发新应用服务,开启新的契机。 最后我想说,云计算作为一种技术,本身并不是目的,而是为了更好地帮助合作伙伴、客户和微软,为社会提供一种新的商业模式——或者可以称之为云经济模式。毋庸置疑的是,在接下来的五年、十年,我们会迎来属于云经济的大潮。—— 这是STB China正在追逐的新梦想。 朋友们,你们准备好了吗?   王枫 商务运营总监

0

潘正磊: 做最好、最美的你

潘正磊,一位出色的微软女性经理,执掌中美两个研发团队。2010年11月应旨在帮助并支持技术型女性员工不断进步的英特尔女性员工网络(Women at Intel Networks, WIN)邀请,她与英特尔亚太研发公司近100位上海员工畅谈了18年微软职业生涯中几个故事及其个人感悟。正值三八节之际,本博客节选了部分精彩内容与各位读者分享。 “Enjoy being you. Enjoy your life. Enjoy your work.”这是我很喜欢的一句话,我觉得无论是对待生活还是对待工作都应充满热情,热爱并享受它们。 “对不起,请让我把话说完” 我大学毕业后就进了微软。最初的几个星期里,团队开会时我的发言常被一位资深同事打断。终于,在被第三次打断时,我鼓起勇气说出了这句话。他愣了一下,然后让我继续发言。从那以后,类似的事情很少发生。至今,这件事都让我觉得,无论在什么场合,都要有勇气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尤其在男人堆里工作,勇气和自信至关重要。 当然,在男人堆里工作,也有一个好处。作为少数派,女性在各种会议场合更容易被大家记住。而要做领军人物,首先要让大家知道你,这恰恰是女性在男人世界的优势之一。 “需要踮起脚尖”才够得到的目标 在软件公司工作,大家可能都会有类似的经历。 我曾经参与开发的一个产品,因为公司策略的改变,差不多一年就被停止了。当时还很年轻的我非常沮丧,但之后想起来,还是很有收获。虽然我写的代码被浪费了,但在整个项目过程中,我提高了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及与人沟通的能力等等,这些才是决定一个人成长的最主要因素。 在微软,每次的年度总结不仅要回顾你写了多少行代码,更重要的是归纳出自己的哪些技能有所提高,明年需要改进哪些方面。因此,每年都应该选定一两个目标,而且一定是那种“需要踮起脚尖”才可以够到的目标。过去18年,我就是这样提高我的能力和积累经验的。 最大限度发挥自己的优势 成长过程中,人们经常会问“我需要提高哪一点”?无意间就踏入了一个误区:看到别人的长处总想要去学习,而不考虑自己是否需要。 我曾经带过一个团队,其中有一位项目经理做技术演示特别酷,于是其他项目经理就说“我也希望做到那样”。这是个很好的目标,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而且每个团队有一两个这样的专才就可以了,一个好的团队每个人应该各有所长。所以,你应该想想自己在团队里发挥什么样的作用,跟别人的差异化优势是什么。当然,某些基本技能一直不掌握会成为个人发展的瓶颈,就绝对不能马虎。 推荐大家一本书——《Now, Discover Your Strengths》, 中文翻译为《现在,发现你的优势》。我觉得很值得一读,可以帮助你更好地认识自己,最大限度地发挥那些有助于你成功的才能。 我在做开发经理之前,曾经与老板讨论我的职业方向。他鼓励我考虑做架构师,因为他觉得我技术方面做得很好,建议我多观察身边的几位架构师,和他们多聊聊。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比较,相较于架构师们对技术的狂热,我觉得自己更乐于并擅长发现别人适合做什么样的工作,而且我很喜欢帮助别人成长,这些会让我更快乐,由此我开始了我的技术管理生涯。 生活、工作 孰轻孰重? 每个人都会首先去做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事情,而且重要的事情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有所变化。 和很多女性一样,养育小孩应该说是我人生中最为特殊的阶段。产假快结束时,我并不是很想回来上班,儿子很小,非常需要人照顾,当时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跟他在一起。于是我跟老板说,希望能调整我的工作内容,一周只工作四天。很幸运,我是在微软,在老板和人事部的帮助下,我的申请很快得到了批准。不仅如此,在边照顾宝宝边工作的一年半里,我还成功转换了一次管理岗位,恢复全日制工作后,我在微软的职业发展也未受到任何影响。 做你喜欢的事情 最后,非常想强调这一点。是的,Do what you love! 我觉得在中国更需要强调这句话。有时候我发现一些员工觉得,这是一份他的父母、朋友都觉得非常好的工作,所以他也认同这是一份非常好的工作,从来没有去思考这是否是自己真正喜欢的。 一份你真正喜欢的工作,应该让你每天早上起来后就迫不及待地想进办公室。会有人觉得这有些可笑,试想第二天你是去旅行,你是不是会很早起床?因为旅游是你喜欢和期待的。所以一点也不可笑,只有做最喜欢、最擅长的事情,才能把所有的特长发挥出来,才能做得最好。 谢谢大家! 2010年微软中国技术大会(TechEd China 2010)上,潘正磊女士接受了一个关于职业发展的专访(大约18分钟)。 祝各位女性技术人员节日快乐!

0

高性能计算成就光荣与梦想

     中国高性能计算大会(HPC China 2010)今天在北京举行,微软高性能计算产品的第三个版本Windows HPC Server 2008 R2也将于同期发布。这是高性能计算领域的两大盛事,加之我的新书《微软高性能计算服务器》也将一起与读者见面,这三者交织在一处令我异常激动。想当初,我就是被一股无法逆转的大趋势 —— 高性能计算的普及所推动,才义无反顾地投身这一激动人心的领域。也是这一全身心的投入带我穿越迷雾,走向明朗的未来,成就了我生命中的光荣与梦想。        什么是高性能计算?高性能计算是提高仿真和决策支撑应用性能相关的硬件、网络和软件技术的总称。高性能计算通过整合、管理和调度硬件和网络资源,提供强大的计算和数据处理能力,帮助人们随时随地精确的模拟现实,认识现实,使得现实为己所用,为己造福。从应用方面看,高性能计算最开始都是用在先进国家的一些科学前沿的基础研究上面,而现在已经普及到了普通的通用产品,象汽车、飞机、医药和金融风险分析等。事实证明,高性能计算有效地压缩了从建立模型和分析数据到提出解决方案所需的时间,被誉为名副其实的创新催化剂,也是各个国家创新竞争力的重要指标之一。        这股时代的浪潮从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把高性能计算技术从发达国家的实验室推向全球的实验室;从高等学府和研究院推向工业界;从制造最先进的杀人武器推向研究将生命从绝症中挽回的药物;从研究大自然的规律的应用推向预测市场风险和决策支撑的应用;从少数几个推进科技前沿的项目的数据中心里,推向普通学校、研究院教授和研究人员桌面。        我是一名六零后。八十年代初,我作为大学生见证了高性能计算普及浪潮的开端。1987年,我获得“中英友好奖学金”赴英留学。我选择了并行计算——这一我认为当时最先进的技术。同年,我以英国埃克塞特大学博士生的身份去伦敦参加研讨会。会上,我遇到一个工业界人士,当他问及我的研究方向时,表达了他的观点:“你这是在浪费青春。第一,未来会有越来越快的向量机;第二,没有人会修改自己的应用,并让这些程序运行在并行机上。”然而,我还是偏执地认为,并行一定是未来的方向。后来回想,正是这种偏执,让我在这条路上,披荆斩棘,迎接曙光;更让我明白了,哪怕是权威人士,一样会有局限性,自己的抉择才是最重要的。这两点道理,让我不论在研究方面,还是职业选择方面,都能够听凭自己内心的声音,做出无悔的选择。        今天,我在中国、在微软从事高性能计算技术的研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微软是最具草根精神的企业之一。比尔·盖茨在创立微软的时候,有个家喻户晓的愿景:“让每个家庭有台电脑。”微软所培育出来的600万名开发者,给整个PC产业带来了杰出的贡献,这也为微软成为整个软件界的霸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全面的通用化给整个产业带来了快速的发展和进步,而包括以TCP/IP为基础的互联网产业的兴起,更是将原来神神秘秘的企业计算、网格计算等云端的技术带到了一般开发者面前。        2004年,微软成立了高性能计算产品组。在一次产品组策略审核会议上,盖茨看了高性能计算产品组的演示。演示包括两步,使用的是一个制造业的应用。第一步是串行应用运行,花了很多时间。第二步,把应用连到集群,很快就结束。盖茨当时就说了一句话,在创建公司的时候,他的愿景是让每个家庭都有台电脑,看了这个演示后,他觉得高性能计算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让每个科技人员都拥有高性能计算机!        也正是在2004年,在从事了8年时间集群、网格作业调度系统、并行应用运行时环境的产品架构和开发工作后,我意识到了我的职业理想与微软的草根精神、公司愿景是一致的,于是我加入其中,决心将HPC的事业彻底贡献给每一个专业用户。        在过去6年中,我和中国研发团队一起顺利完成了新平台作业调度模块中的全新用户界面、SOA(面向服务架构)编程模型的开发和测试工作。在上述几个重要功能中,全新用户界面包括图形用户界面和传统的命令行界面,不仅使系统管理人员能直观、快捷地管理整个HPC集群,更帮助桌面用户在熟悉的界面上使用高计算能力解决复杂问题;SOA编程模型为开发人员提供了简单易用的并行计算编程方法,为并行计算进入主流应用打下坚实基础;报表功能帮助系统管理人员及时收集集群运行和作业执行信息,以图表形式显示集群、各个用户、作业等的“健康”状况;基于PowerShell的全新命令行管理工具,加速系统管理和提交作业任务的自动化。   此时,整个高性能系统栈的重建几近完成,原来的向量机系统已开始出现被通用型微机体系取代的真正可能。最初偏执的信念,让我抓住了趋势的发展。用我的总结来说,微软具备做高性能计算,并且完成高性能系统栈所缺乏的关键的优势在于以下方面:   1、拥有600万程序员用户——了解他们的编程习惯和模式。 2、拥有最流行的编程环境——Visual Studio的多年积累。 3、一流的作业调度和管理系统——Windows 高性能计算服务器。 4、基于WCF的高性能面向服务的平台作为运行时环境。        这些优势全都是独一无二并令人心动的。加上微软长期以来在大规模客户端和服务器平台的丰富经验,让我对微软充满信心。我坚信,我将伴随微软最终能实现整个高性能计算普及的目标;我也相信,微软的理想足以打动那些有志于此的同仁加入,并为之奋斗。        美国总统杜鲁门在二战后和冷战期间的1950年发表如下讲话:“我们已经意识到我们国家生存和发展的能力在极大的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的推进科技的步伐。此外,仅仅跟上世界其他国家科学的脚步是不够的。我们必须保持我们的领先地位。”的确,美国在科学和工程领域的领先地位得益于杜鲁门政府所设立的目标。今天,杜鲁门所说的话对于任何希望通过创新来维持可持续的竞争力和经济增长力的国家依然有极大的可借鉴价值。        有人说:“要与他国竞争取胜,必须在计算模拟上取胜。”在计算模拟上取胜是什么概念呢?IDC 2009年发表的“全球高性能计算硬件、网络设备和软件销售数据”显示:高性能市场份额中北美占了50%,欧洲32%,日本5%,亚太12%,其他地区1%。北美绝大部分是美国所占有。所以,从资金投入上,我们清楚地看出美国在高性能计算上的投入超过世界上任何国家,显示出美国要在计算模拟领域继续保持领先地位的决心。因此,高性能计算技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承载了我多年来在高性能计算领域积累的思想和经验,我希望通过《微软高性能计算服务器》一书帮助专业领域的读者一步步掌握HPC服务器的使用诀窍。它有几百张截图,而且书中所有的示例代码、脚本文件、Visual Studio项目都可以从TechNet下载。  …

0

高性能计算,高兴能计算

    大家都喜欢听故事,那我就先讲一个故事,为我的这篇文章争取一点读者。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我不想懂什么高性能计算,我只在乎高兴了就能计算”。     在业界,“高性能计算”是个越来越火的词,在高校里,它的另一个兄弟“并行计算”更为大家所熟悉,在很多场合,这两个词指代的其实是同一个很有意思很有潜力的领域。之所以说它有意思有潜力,是因为年轻的计算机学科和其他历史悠久的学科交叉结合在一起,迸发了魔术般绚烂夺目的光彩。     2004年我还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读本科大四的时候,在机房做“并行计算导论”课程的上机作业,上这门课程的教师就是并行计算领域的领军人物–陈国良院士,和他的弟子我的朋友孙广中博士。我正专心敲着代码呢,几个不认识的其他院系的同学走了进来,看来也是来上机的。不过他们进来后不久,就开始抱怨后台的计算机性能太差,软件硬件的版本都太落后。当时我自认为是计算机科学技术专业“科班出身”,自然要比他们对计算机的了解强很多,有点轻视地说你们懂高性能计算吗。     这时一个年龄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的学生说了一番话,原话我记不住了,大意就是“你们计算机专业硕士学的这点并行计算东西,在我们实验室还不如个本科生,我们实验室的机器也比这破机器强多了,要不是这几天我们的机器出了故障,又急着等一个结果跑出来发论文,我们才不想过来呢。计算机,不是计算器,它只有跟各行各业领域充分结合时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功用。计算机专业,就是应该做好其他专业行业的服务业。哪一天我们物理数学生物这些传统学科真的不用关心并行计算机、并行算法、并行程序了,才好呢。我不想懂什么高性能计算,我只在乎高兴了就能计算。现在是反过来的,要难搞的机器高兴了,难写的算法高兴了,难调的程序高兴了,我们才能计算,这哪行啊。”于是我哑口无言。现在想来当时他有这样的见解,很可能是个在读博士。在有少年班的科大,从来都不缺少这样遭遇牛人的意外。而“我不想懂什么高性能计算,我只在乎高兴了就能计算”这样的论点,我在微软的高性能计算部门工作的三年多中又多次从制造业、金融、渲染等行业的客户和合作伙伴那里听到。     这也显示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高校里最懂高性能计算的,并不一定是计算机专业的师生,而往往是其他学科有高性能计算需求的师生,同样在业界最懂高性能计算的,也不一定是计算机专业的科学家和工程师,而往往是各行各业的领域专家。其实在高校关于高性能计算的课程设置和人才培养上也能看出同样的规律,大多计算机专业只在“计算机体系结构”、“操作系统”、“计算机算法”等课程中对并行概念点到为止,专门开设《并行计算》课程的高校屈指可数,而实施起来也容易变成“空中楼阁”,学生除了用MPI写写类似“Hello World”的并行程序,并没机会接触实际应用。相反,数理化专业开设如何利用并行计算帮助科研的课程却屡见不鲜,学生目标明确,更容易体会到高性能计算的威力和甜头,只是计算机基础偏弱,有时候学起来比较费力。     鉴于高性能计算领域的发展,在硬件和软件上离“高兴能计算”的目标都还有距离,我建议,对于有兴趣从事高性能计算,或者说用高性能计算来让自己“高兴能计算”的学生,既要认真搞清楚并行计算机的体系结构和工作原理,并行算法的一般规律和常见模式、并行程序的开发特性和调试技巧,也要针对某一具体领域的应用夯实基础,积极实践,这样自然能够积累很多实战经验,其中甚至有很大一部分是放之各领域皆准的问题和解决方案的“模式”。至于是否能在学校开设的课堂上学到这些东西,可能相当受制于学校的办学条件,比如是否真能合理调配师资力量硬件设备,为交叉学科做好交叉教学。但是在大学最重要最应该培养的能力,不就是自我学习能力吗?你完全可以没有机会创造机会,(借用一句被用滥了的书名模版,)让自己“高性能计算,从入门到精通”。     我相信,我们在高性能计算方面培养出来的人才越多,离“高兴能计算”的目标也就更近!而这和微软对高性能计算的愿景相当契合– Windows HPC帮助用户运用已有技能和工具以更短时间便捷地完成更多任务。我们在上海的高性能计算研发团队,非常高兴能为“高兴能计算”贡献自己的力量。   魏臻   魏臻,2007年获得上海交通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系硕士学位。现为微软亚太研发集团服务器与开发工具事业部的软件开发工程师,专注于高性能计算的产品开发,先后参与发布了微软第一、第二代高性能产品。魏臻的另一个身份是高性能计算中文博客http://blogs.technet.com/chinahpc的博主。 本文收录于《中国教育网络》2010年6月刊。

1

我们的新园区和新生活(二)

按摩,怎一个“爽”字了得    那是一间陈设简洁的医务室:十几平方的空间被屏风割成两个功能区,外间摆放了办公桌和椅子,里间是一张被屏风挡住了一半的床。每天午餐后我和同事都会路过医务室,却从来都不曾把这间紧邻宽敞且色彩缤纷餐厅的小房间和“享受”两个字联系在一起,直到偶然一天得知这里还提供按摩服务。    带着好奇我拨通了预约电话。接下来的半小时成了我搬进这个园区后最为痛苦并快乐的半小时。别看按摩师是个个子不高的女孩,手上的力气可不小,几下就把我按得嗷嗷直叫。她告诉我因为久坐在电脑前保持相同姿势,我的肩背部肌肉僵硬酸痛,不用力不足以让我的肌肉放松下来。类似的不适在员工中非常普遍,而她提供的是针对这些健康问题的治疗性按摩。尽管没有外面SPA的奢华环境,墙上的几张看似芬芳宜人的贴画和洁净、清爽的环境已足以让我在忙碌的工作间隙得到身心百分百的放松。用最少的投入达到最大的收益, ROI理念在这里可是得到了完全的体现。半小时后当我重新站起来时,那种肩上好像突然卸下一块大石头般的轻松,宛如冬眠后的第一缕春风,怎一个“爽”字了得! 作者:胡颖 有卡走遍天下    新园区绿意盎然。公共活动中心周遭满眼翠绿。天气好的时候在室外吃午餐或者喝杯咖啡,看着周围微风吹拂下徐徐的绿地,在繁忙工作空隙能够得此小憩,实在令人心旷神怡。规划空地也披着厚厚的草皮,配上小桥流水,所谓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完全可以亲自体会一下。    新园区加强了安全系统,关键路径都需要刷门卡,同学们纷纷表示:有卡走遍天下。此外,刷门卡进健身房里冲凉,跟免费澡票一样好使。 作者:张琪 我的三色新生活     我想用3种颜色来形容我对新园区的感受。它们分别是代表大气和现代的白色、代表舒适和温馨的橙色还有代表自然和崭新的绿色。每天早上走新的园区我都会感到很振奋和快乐地开始新的一天的工作。这是因为这里不仅有更多全新的设施和细致的服务,更重要的是这里具聚集了更多的智慧和笑颜。我的工作的区域两面环窗,“传说”中在总部只有高层才能享受到这般的待遇。如果你工作累了站在窗前或是坐在窗台上凭窗而望,外面的自然之景马上便会让你忘却工作上的压力,感受那份难得的惬意和放松。 作者:刘蕙

0

我们的新园区和新生活(一)

   2007年4月,微软公司董事长比尔•盖茨宣布,微软将进一步扩展其在北京、上海、深圳的研发机构,并在北京和上海投资建设创新园区。三年时光流转,微软中国上海科技园一期已经静静矗立在东方的大地上。在园区揭幕庆典前夕,员工们纷纷挥笔,写下他们在新园区之“新生活”体验。   努力工作,拼命娱乐       一直很喜欢一件公司T恤上的口号:Work Hard, Player Harder!新家帮助我们更加坚决彻底地付诸了实践。有了自己的篮球场,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去交大、华师大蹭球了;有了独立的游戏房,再也不用顾忌玩Xbox会吵到别人;有了宽敞的休闲沙发,再也不用担心打三国杀会缺少座位。努力工作,拼命娱乐!随之而来的一个副作用是,我经常需要跑到三国杀场区大吼一声“某某某,你老婆叫你回家吃饭了,你再乐不思蜀,小心兵粮寸断!”     更多部门在同一个办公楼工作,为跨部门的团队协作提供了天然的支持。比如我们与技术支持部门走走楼梯就可以用白板一起讨论问题了;又比如我们组最近在组织捐建一所四川山村小学活动中,就在项目介绍会上迎来了不同部门的热心同事,大家集思广益,献计献策,分析了项目潜在的风险和可能的资源。会后,很多同事还踊跃捐款。而我拿着从老家带来的四川香肠想要答谢他们的时候,只需要在午饭时间到食堂里去晃一圈就能找到他们了。     于是每天期待上班的理由又多了一条,拥有一整楼聪明厉害,又充满爱心的同事! 作者:魏臻   新园区之自从得知系列 · 自从得知桌上的绿色小植物要自己照料以后,我每天悉心浇灌之。今天却发现它快被我浇死了。 · 自从得知办公桌隔板可以当白板写写画画以后,我每天在上面记下重要的事情或者代码片断,直到有一天被好心的阿姨全部擦掉。 · 自从得知会议室有自动感应器来开启和关闭灯光以后,我们的会议气氛总是很好,每隔十分钟至少热烈鼓掌一次。 · 自从得知阿姨会帮助清洗带有座位号贴纸的杯具以后,我每天都在担心贴纸的粘性不够,突然会从杯具上掉下来 。

1

Visual Studio总经理谈微软研发团队管理之道(下)

InfoQ: 我们回到技术层面来讲,在你身上我可以看到微软一个研发团队的技术变迁史,或者一个缩影。我想问的问题是,在你的理解当中,从你进入微软研发团队一直到现在,在整个产品的开发过程中,主要经历了哪几个比较重大的阶段? 潘正磊: 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好,因为你让我回想了一下。确实有几个非常大的不同(阶段)。     在我刚进微软的时候,微软还比较新,很多产品还是刚刚第一代,像我那时候做Microsoft Access,现在已经无穷代了。那时候刚刚是第一版,当时发布时非常振奋人心的。如果打一个比喻,就比较像我们80年代刚刚开放的时候,那时候商品比较少,用计算机的人数少,相对来说需求也少。所以那个时候从微软来说,只要发布产品就会有很多的用户来使用。因为我们有很多很基本的需求,而市场上却都没有。那我们发布的产品只要大面上不错的话,就可以非常容易地满足用户的需求。从Word第一版开始发行的时候,前面几版的很多很多基本的功能现在觉得都是肯定、应该有的,但是当时都是很新的东西。     但是产品在做了时间久了之后,等你发布第五版、第六版、第七版、第八版的时候,这时有很多基本的用户需求已经满足了,在那个前提上怎么样把你的产品更上一层楼,这实际上就变成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困难的问题。很多时候,像我们的Office团队最大竞争者不是别人,是前面一个版本的Office。所以在一开始我觉得我们微软在定义产品的时候,比方说90年代初,跟客户沟通之后我们就是用一个Waterfall(瀑布式开发模式)这种Model,因为我们觉得我们知道这个产品应该做什么,我们就把它做完了,然后放在外面市场上,相对来说一定是卖得不错的,卖得很好的,所以这是我们比较成功的一个模式。     这可以算是一种主导模式,当然我们还是要跟客户有反馈,一开始要跟客户研究,但是我觉得相对来说做得少,而且相对来说比较容易满足客户的需求。因为那时候大家的基本需求有很多都没有满足。等到99年、2000年,差不多就是那个阶段,我们那时候很多产品已经开发了好几代了,等到那个时候我们就有一个危机,因为我记得是差不多是2000年的时候,那时候客户对我们的满意度相对来说比较低,而且我们跟合作伙伴的关系相对来说比较僵一点,在美国还有很多的诉讼案,那个时候我觉得实际上是微软处于一个比较低潮的阶段。但是从那之后,我们确实就开始转型了,我觉得一个最基本的理念,我自己有这个感受,一开始就觉得说我们可以定义这个产品,定义了以后就做,做完以后卖,这是我们最开始的运营模式。     大概是2000年之后,我们就发现对用户反馈的需求变得非常多,而且一个版本一开始跟用户反馈一次是远远不够的。从开发模式来说,开始时我知道什么是对的,我知道用户需要什么,我只要开发什么,这是我们本来的模式。在那之后,我们的模式是我不太确定用户确实需要的是什么,我们可能要先做一些prototype(原型),试验品出来,让用户去体验一下,体验完了以后再给我们反馈,这是不是他们确实要的,我们在这个反馈基础上再更改。所以你可以看出来整个流程,一开始的想法跟后来的想法是不太一样的,而且我们在2000年以后,对用户的反馈需求比以前是大大增加了,而且成为我们fundamental mindset(最基本的理念),从一开始我绝对知道一个对的产品是什么样的,到我不太确定,那我需要跟用户多次反馈,才能知道真正对的产品是什么样子的,而这两个其实是非常不一样的开发模式。我们开始用这种开发模式之后,因为微软作为一个很大的团队,确实也碰到很多的挑战,因为很多时候你要想改一点东西实际上是非常难的。     像你要是自己想在家里后院造一个小房子,你怎么改都没有关系。但是你要想造金茂大厦,造到一半想改一点什么东西,那你可以想到有很多的东西要配合。你如果要改一点东西,那对你的电梯、电路、楼层、重量,都有很多的考虑因素在里面。     作为一个大的开发团队,你怎么样能够同时满足客户的需求,又能够在你的架构基础上能够做这种改动。因为最后你的产品还是要满足客户需求,才能够有卖点。你怎么样做这么一个调整,这也是我们在前七、八年中慢慢转型的过程。那相反过来,你如果看,拿我们Visual Studio作为一个例子,从08年,我们前面几个例子看到我们开始大量的出我们叫CTP(Community Technology Preview,社区技术预览版),而且跟我们的客户、开发人员的交流变得非常的透明,很多时候我们很早就把我们想做什么,愿意做什么,有的时候把我们写的Spec,就是产品定义放在网上,给我们的MVP(微软最有价值专家)先让他们反馈,我们现在做很多这样的工作,在这之前都是没有的。   InfoQ: 对于你们内部的开发团队来讲,产品的设计方面是有很大的挑战,也是一种很大的转型。那么你们自己在做开发的过程中是不是也分为几个阶段呢? 潘正磊: 对!如果是按以前的开发模式,那你可以想到我们更多的是这种,我们现在决定要做这些feature(功能),这些功能需要这样这样,那就是一条线做下来,最后把它发布就可以了。     就像瀑布模型一样的。如果你想实现的功能需要在开发过程中做调整的话,中间的每一个开发阶段,就需要设计一个跟用户反馈的过程,把真正的反馈拿回来以后再在下面一个过程中做调整。同时你还不能把你的那个发布日期改动的太多,所以你就可以看到这个难度实际上是增加了很多。   InfoQ: 在每一个改变的环节上,根据刚才我们的交流,他应该是客户来进行推动的。还有一个问题是,在什么时候你们认为这是一个改变的时机,认为这个开发模式应该改变了,这个产品设计的模式应该改变了,你们做决定的时候,有没有某一个观点来刺激着你们去做这种改变呢? 潘正磊: 没有,因为微软很多事情不是Top-Down(自上而下),不是从上面这么Drive(推动)下来的。第一,从管理层来说,我们比较注重抓的是用户的满意度,看他的满意度如何,就能体现我们跟他一开始交流的够不够。另一方面,比方说我们这个产品真正是有多少用户反馈,而且是把这些反馈做到了产品里面去,这也是我们可以衡量的、量化的。而且很多时候微软有一个团队开始做一个比较好的模式,那其他团队会说,这个模式不错,他也开始借鉴。所以我们这个转型也是慢慢转型,不是说一下子,整个团队全部开始转型,不是这么一个过程。   InfoQ: 可能是某一个团队他先采用了某一种方法,然后其他团队开始慢慢的效仿,应该从底下往上推?然后从小到大这么一种方式? 潘正磊: 说的非常对,因为我们不是Top-Down。从上面管理来说,你要抓的是最后的那个结果,你想看到的结果是什么,那么你鼓励下面团队去实验不同的方法能够达到这个结果,有的试验可能比较成功,有的试验可能不是很成功,那么你再把成功的这种方法在其他团队里面推广,一般多半都是使用这种模式比较多。   InfoQ: 微软的高层他不会认为就是,OK了,所有的开发团队应该采用这么一种统一的开发方法来去做,他没有这么一种强制的要求吗? 潘正磊: 绝对没有,因为微软的产品线非常的长,有各种各样的产品。开发方式实际上就是我们说的Process(流程),很多时候根据你这个产品不一样,各方面会不一样的。那我对Process的理解是这样,就说Process是应该帮助你的开发更有效、更快,很多时候我们觉得Process非常繁琐,时间上会让你慢下来,实际上这个不是它的(目的),它就是没有达到要求。用另外一个比喻,其实像我们来的路上都是有很多红绿灯,有的地方是有那种转盘。像美国还有一种就是叫Four-Way Stop(四向停车),就是你到那边停下来看看左边、右边有没有车,没有车就可以通过。那他实际上都是不同的管理交通方式,管理这个车流量的一种方法,根据不同的地点,你要选择最适合地点的一种方法,有的地方如果车流量不是很大,用这个Four-Way Stop就可以了,有的地方可能有六、七个不同的出口,那用转盘是最合理的。在美国比方说有的地方你停了电,本来有红绿灯的地方,你停了电就变成了Four-Way Stop,那时这个地方一定是堵车堵得不得了,因为红绿灯可以帮助流量的增加。     开发的管理方法也是非常类似的,根据不同的项目你要选择对你来说比较合适的方法。如果是一个比较小的项目,你用一个heavy weight(重量级)的方法那就是不合适的。这是为什么微软不会从上面说你一定要用什么样的方法,他考核得是你最后那刻做出来的结果,你的结果是怎么样,能不能在你所承诺的时间里面把东西做出来,你做出来东西用户是不是认可,你做出来的东西后面是不是有很多质量问题,还是说很好用。你在做下面一个版本的时候,就可以反映出你前面做的架构好不好。如果你前面做架构延伸性非常差,你第二个版本相对来说就会多花时间,因为要把前面重新(改造)。     会遇到很多兼容性的问题。所以这种才是比较硬性的考核标准,那下面用什么样的方式,你自己应该去选一个对你团队来说最合适的方式。   InfoQ: 那我们再具体一点,就是你作为一个开发团队的负责人,肯定在整个的团队管理生涯当中,采用了很多新的技术,很多的新的开发方法,那你是用一种什么样的观点来评估这个技术、这个方法是不是应该用在自己的团队里面? 潘正磊:…

0

Visual Studio总经理谈微软研发团队管理之道(上)

    去年12月,Visual Studio总经理潘正磊女士有幸接受了InfoQ中文站主编霍泰稳先生的专访,由于篇幅较长将分成上下两篇刊登两位关于“微软研发团队管理之道”的交流速记。 InfoQ: 先给我们介绍一下你自己和你自己现在所做的事情吧? 潘正磊: 我是1992年大学一毕业就加入微软,一开始是做开发程序员,就是Developer,最开始开发的项目是Microsoft Access,现在也是微软卖的很好的一款产品。在Access开发了几年之后,我转做另外一个产品叫Visual Interdev,那是我们微软第一款针对网络Web做的开发工具;那之后我在Visual Basic团队做Developer Manager,就是开发经理的职位,当时我们整个从VB6到VB.NET 转型,所以跟.NET做平台开发,是一个非常艰苦的项目。之后还在Visual Studio里担任了一系列的职务,包括开发总监、Visual Studio Team Architect的产品总经理、Visual Basic的产品总经理。现在是Visual Studio Applications的产品总经理,像我们刚才所说的,主要我们这个团队做的是针对企业的开发工具。   InfoQ: 你是从一个基层的开发人员一直走到现在,那我想,在你整个过程中应该有很多的感触,特别是从一个开发人员然后到一个管理职位,在整个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比较难忘的事情? 潘正磊: 因为已经工作十几年了,所以说,确实有很多故事了,我觉得比较难忘的几个故事,还是跟我们最高层打交道的时候比较有趣。我们在做Visual Interdev的时候,那是我们第一款针对Web的产品,当时微软对Web的定义、对Internet的战略不是非常清晰。记得我们跟Bill Gates在做产品Review(产品回顾)的时候,他一开始对我们这个产品是有些意见的。他说,你这个产品做出来以后,对Windows有什么好处或者是坏处。这是一个挺尖锐的问题,让我们所有人回去都要好好想一想。     还有最近我们在做另外一款产品Review的时候,也是跟我们的CEO Steve Ballmer,他一上来我就要给他做一个演示Demo,我们的CEO就说现在所有演示都不要做,他叫我们最资深的副总裁,“你就到黑板上面去,把你们这个产品要做出来的三个目标先给我写上去,写完以后我们再做演示,看你这演示有没有达到你这三个目标”,这是跟Steve Ballmer做Review常常会碰到的情况。     他会用你很意料不到的方法来问你,因为一般我们去做这种总裁Review都是有准备好一套PowerPoint,有一套我们自己的思路,他就会从你的思路之外问一些问题,保证你确实能够解释出来你为什么要做这个东西,然后你的思路是什么,你的战略是什么,这是一些蛮有挑战性的东西。   INFOQ: 在你个人从开发人员到团队管理的过程中,在做团队管理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一些困难、一些比较难忘的事情? 潘正磊: 做团队管理的时候,因为团队管理最主要的是几大块:第一,你要造就一个非常强的团队。这中间有很多(差异),你这团队是你自己接手的,还是你这团队是你自己一个一个雇佣进来,这个完全是不同的。还有和你的Partner(合作)团队,因为微软很多项目需要好多几个团队来一起合作才能做好,那跟你Partner的这个运行过程中也有很多的这种Interaction(互动),有的时候如果大家的战略目标不一样,就会造成很多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这都是有很多故事的。我现在一下想不出来一个特别好的、最有挑战的。因为从组建团队开始,这么多年走过来,基本上什么场景都碰到过了,所以我还真一下想不出来一个最好的故事,或者是说最有挑战性的故事。   InfoQ: 其实我也了解到在你整个的发展过程中,到最后成为全球微软有两千多个总经理,你是为数不多的华人,那么从整个阶段来看,你是如何总结自己的这段历史? 潘正磊: 我觉得微软现在华人的总经理比较少,但是我觉得从长远来说肯定会越来越多,这实际上和我们在九几年有大量的大学毕业生开始出国,然后开始在美国,或者这种(国外的)地方开始就业有关。我相对来说出国比较早一些,所以我进微软也很早。那像九几年之后,95、96,包括90年代末期,有大批的中国员工进入微软,所以我相信这以后的华人工程师或者华人总经理,各方面只会越来越多。另一方面,在微软或者是在很多大企业里,自己的一步一步都是要慢慢走过来,然后都是要脚踏实地,最主要的是要想到你对这个团队有什么贡献,你对你的客户有什么贡献,如果能够比较的专注于某方面工作的话,那我觉得在成长中是很有好处的。   InfoQ: 进入微软的华人很多,工程师也很多,但我想也淘汰了很多,最终可能会有一个人冒上来,而且这个人就是你,我想问一个比较直接的问题,你觉得为什么会是你走到今天这个位置? 潘正磊: 我觉得每个人的长处是不太一样的,我觉得我自己的长处,第一是技术方面还不错,因为一开始在做工程师,如果你技术上面做不好,是不可能往上走的。另一方面,我觉得我对资源整合这一方面是比较强的,我的一个强项是我很快就能看出我下面的员工他们最适合什么,他们不太适合什么,那把他们放在最适合于他们的工作岗位上。这样第一能够最大调动他们的积极性,第二整个团队可以成为一个非常高效的团队。而且我在管理人员方面,很多跟我做了很多年的员工,愿意跟我做很多年,所以这也是作为一个领导者应该具备的比较重要的素质。     我觉得这些是可以学的,但有些可能有的人就会比较容易一些,比较自然一些,有的人可能就是要学的更多一些。   InfoQ: 但是我想在你的团队里面应该也有一些能力非常强的,比如说他的存在会让你有所威胁,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你是如何和他们相处的? 潘正磊: 你看,我这个考虑思路跟你完全不一样,我不会觉得我团队里面有谁对我是有所威胁的,我的出发点就是我希望能够培养一批人才,如果有一天我能够不用去上班了,而且我的团队还可以执行得非常好,这才是我的目标,所以我是希望有人能够来代替我。…

1

如何提升工作中的影响力

上个月,微软女性员工协会上海分会举行了2010财年第一个以职业发展为主题的座谈会,邀请了六位高级经理与大家交流在工作中提高自身影响力的经验和建议。作为一位在微软相当成功的管理者,潘正磊女士结合自己在微软十多年的职业生涯,首先与上海员工分享了她对这一话题独到的见解。以下是潘正磊女士开场演讲的文字整理。        回到阔别了十几年的故乡——上海让我倍感兴奋,这个城市的蓬勃生命力让我倍感激动。培育人才同样是一件令人激动的事,尤其是为华裔员工、女性员工提供职业指导和咨询。过去几年,这一直是我在美国总部工作的一部分。我经常会为他们的努力而感动,也会因为他们的成功而骄傲,更让我颇感成就。很高兴,回到上海三个月后还能继续这样的工作。        今天,我们的主题是如何提高自身在工作中的影响力,我想用三句话来概括我对这个话题的一些思考。 知己知彼 Self Awareness & Interpersonal Awareness        进入到第一个话题“知己知彼”之前,我先分享一段担任Visual InterDev开发主管期间的经历。当时我们团队来了一位刚被提拔的开发经理,我和另几位开发主管直接向他汇报,自然我们都会与他有定期的1对1会议,沟通各自的工作进度。几乎每次当我陈述完一个问题,他都会迫不及待地提出他的解决方案。我当时的反应就是“我到这儿来不是因为我没有自己的解决方案,而是来告诉你我正在做些什么事情。”在我看来,这两者是完全不一样的。        在这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他还是一直习惯性地建议我如何如何处理问题。通过平日的观察,我也发现他更喜欢花时间对技术和产品进行深度探讨,而非团队管理。于是几个月后,我找了一个机会跟他说,“我觉得你做软件架构师说不定会更有意思。”而他自己也觉得这个建议不错。几个星期后,他真的转去做架构师的工作,我们团队也迎来了一个新的开发经理。        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有关影响力的典型例子。毫无疑问,我不能决定我的老板到底是做开发经理还是架构师。我只是觉得他比较适合,并让他对自己的优势也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与此同时,我也让其他的主管意识到他对架构师的工作更有热情。整个过程中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下属的一种影响力。        任何一位微软的高管,在做每一个重要决定前都会去听取相关人员的反馈和建议,以确保自己考虑了问题的方方面面。如果我们希望将自己的信息传达给这些决策者,当然需要找到那些他/她会听取意见的关键人物,通过他们来延伸我们的影响力。因此,当我们要向另一个人或另一个团队提出一个方案以完成某项工作,就要仔细考虑以下几个问题: 1) 这个方案能给对方带来什么帮助或好处?为什么对方需要花时间和精力考虑或参与我们的方案?这个方案对他们来说有多重要? 2) 我们是否找了一个合适的人来提出我们的方案?他/她是否能为他/她的团队做决定? 3) 对方是否充分了解我们的想法?我们是否提供了足够的信息? 4) 决策者是否充分了解我们的要求及问题的背景?        总之,要提高自身的影响力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知己知彼,既要了解自己需要什么,更重要的,是要了解对方需要什么。 言行一致Credibility –Say What You Do; Do What You Say!        开始我们往往只能影响一些非常细小的事情,在这些细小的事情上获得成功后,我们的信誉会随之有小小的提升,继而可以影响稍微大一点的事情。随着我们个人信誉的不断提升,我们所能影响的范围也会越来越大。所以,在提升影响力的过程中,另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个人信誉。        那么如何才能提高个人信誉呢?答案就是四个字:言行一致。所言即所行,所行即所言。不要多承诺、少兑现,也不要少承诺、多兑现。        为什么言行一致那么重要呢?原因就在于我们的个人信誉来自于我们以往工作中的表现。绝大多数的公司新人都是从零信誉开始的。不管我们在面试中的表现如何出色,不管面试官给我们多正面的评价,对我们所加入的团队来说,我们还是新人,我们的信誉还得从零开始积累。只有当我们具备高信誉时,比如在别人眼中我们是开发软件或测试软件方面的专家,才会有人主动花时间来倾听我们的建议和想法。        要提高我们在公司的信誉,第一步要树立我们在自己团队中的信誉,这和加入团队的时间、为团队做出的贡献、个人的职业背景等等有关。当我们还是个新手的时候,如果想对一个很大的项目提出建议,应该先和上司沟通。假如他/她欣赏我们的想法,他/她就会继续和他/她的上司沟通,通过上司来提出我们的建议。这是因为他们具有较高的个人信誉和更大的影响力。尽管最后不是我们自己直接提出建议,但是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如何层层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或者促成某个项目的完成,是很值得思考的。 问题 不等于 解决方案 不等于 结果!Problem != Solution !=…

0

穿越成长:我在微软总部的丝绸之路(二)

穿越成长:我在微软总部的丝绸之路(一)   办公室的大门永远敞开        在上海工作久了,刚到总部的时候,拥有了想去找美国同事就能直接去他们办公室找的权利,还真是不适应!在总部工作最大的好处就是大多数同事随时在线或在办公室里,有邮件说不清的事情可以立刻当面讨论,让人心里特别踏实。而在上海的时候,常常是一封邮件过去要等一个晚上才能得到回复,如果碰巧有理解错误,得再一封信过去解释,来来回回地一个问题可能要几天才能解决。而在总部,可能解决同样的问题只需要一个小时!        很多同事的大门永远敞开着,随时就能过去请教问题或讨论问题。我也从中受益匪浅。面对面的交流,让我更深地感受到微软人的友好和亲切。有一次,我们遇到一个SharePoint问题,需要确认特定情况下的用户输入和期待的产品行为。几个邮件来回之后,我们意识到最有效的方法应该是见面讨论。于是当天我们就赶到了17号办公楼的SharePoint团队,坐进了一个测试人员的办公室,和他一同在电脑前仔细讨论了产品行为,一个小时后,问题解决了!我们击掌相庆!        另一次我印象很深的是去Team Foundation Server(TFS)团队的一名资深PM的办公室,在半小时内完成了我之前以为很艰巨的任务,也让我感受到微软信息渠道的通畅!在Developer Division(开发工具部),我们已广泛使用TFS来跟踪多种工作项,而每个工作项的模板是由TFS团队统一设计管理的。一次我们团队希望能在模板中添加一个域来记录每个功能的性能测试结果。这虽然是小小的要求,但是模板的改动将会影响到上千名开发工具部工程师的使用。于是,我先向产品组提交了这个要求,经同意后又提交给了整个Visual Studio大组,一番讨论之后得到批准,接下来就需要决定如何进行这个改动。就这样,我找到了TFS团队的PM。在他的办公室里,我们在电脑前仔细查看了TFS工作项现有的结构和已有的工作项的域,讨论了可能的添加和设计的方式,最后决定复用一个已有的域来满足我们的需求。半个小时之后,我刷新了TFS工作项,看到了新的域已经准备就绪!        开放的办公室文化,同事们的友善和帮助,让我很快适应了总部的工作节奏,也让我了解到一些看起来困难的事(尤其是在上海的话!)其实并没有那么难。   我在微软三年啦!        今年3月29日是我来微软三周年的纪念日。一早我就在办公室门口摆上了三磅的巧克力。这是微软的传统 —— 一年=一磅巧克力。路过的同事停下拿块巧克力,认识的不认识的,我们也顺便聊几句。很喜欢这样的传统。其实不仅是纪念日、生日、刚来微软的新人、产品里程碑的时候,大家都会在办公室门口摆上一些零食,所以很多时候能在走廊里找些吃的!即使是去到其他办公楼,在不相识的同事办公室门口也可以拿块糖,顺便打个招呼。        有时候大的产品里程碑时,还会有更大规模的庆祝Party。整个产品组聚到一起,有啤酒和各种饮料,还有薯片等零食,然后大家一起开心的玩Xbox 360的“吉他英雄”。看平时严肃的老板拿着麦克风吼着摇滚,大家都乐不可支。        还有一次,我们集体庆祝了St. Patrick’s Day ( “爱尔兰日”)。大家准备了许多绿色的道具,把每个人都打扮得“绿色洋溢”,又享受了一个放松的周五下午!:-)   硝烟纷飞的Ship-room        Ship-room是很有微软特色的会议之一。        当产品临近发布的时候,Ship-room便成立了,会议上会决定哪些缺陷会在这个版本中修复、哪些缺陷不修复,并审查整个项目的进度,确保产品能按时发布。参与者通常是Release Manager(产品发布经理)及每个功能团队的代表。临近发布的时候,气氛开始紧张,即使一个很小的改动,都可能引发连锁问题,进而影响产品的如期发布。因此Ship-room会议必须严格把关,确保只有极其必要的修复才能签入到产品代码中。另一方面,每个功能团队都希望能尽可能多得修复缺陷。因此Ship-room的会议时常硝烟纷飞。        进入询问阶段 (Ask Mode)以后,如果一个功能团队希望签入一个修复,则必须由一个代表将缺陷提交Ship-room审批,而这个代表最好有超强的抗压力,因为在这个会议上各种问题和不同意见会从四面八方狂轰滥炸过来。我在总部期间有幸来到这著名的“战场”,目睹各位代表们舌战群儒,深切地感受到了公司对产品质量的严格把关精神,也学习到了唯有从用户至上的角度出发才能在这场“战争”中取胜。衡量每一个缺陷的关键中的关键是,这个修复带给用户什么样的利益?如果一个修复无法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那么其它一切都免谈。代表们需要为每一个缺陷提供一个扎实的用户体验的场景,对用户有益的修复才有可能获得Ship-room开出的签入通行证。        目睹了Ship-room的“严苛”要求,深知获得Ship-room通行证的艰难,给了我很多的启示。现在,每做一个设计的决定时,每遇到一个问题时,我都会想起那些在Ship-room中被“子弹”攻击得体无完肤的代表们。一个个隐藏着的问题,都像一个不定时炸弹,随时发生。而炸得越晚,伤亡越惨,几乎没有补救的机会。让前线战士免受伤害的方法,就是及早发现并解决问题!   直面客户 – 你希望我们怎么做?        在总部期间,我还参加了好几次与客户面对面交流的活动。给我感受最深的一次莫过于3月的微软全球最有价值专家(MVP)峰会了。这个峰会聚集了全球MVP与微软开发团队直面互动。整整一个星期,开发团队向MVP们介绍各个正在开发的产品信息,其中很多信息都是未公开的。除此以外,MVP们也可以直接向开发团队提出他们对产品和技术的反馈和需求。与其它公开讲座不同,MVP峰会更像一场互动的讨论会。        峰会上,微软开发团队最常用的开场白就是“这些是我们正在考虑的新版本功能,你希望我们在其中怎么做选择?”有时,我们让MVP挑选他们希望我们做的优先级最高的三个功能;有时也用虚拟问题“如果你有100元,你会投资哪几个功能?”。但无论用哪种方式,我们都能从中获得许多宝贵的信息和意见。MVP们往往能提出很有见地的想法,也常常带给我们更多启发。这些反馈的意见都会成为我们产品设计的重要砝码,每做一个决定时,都会先问问自己“用户想要什么?”,再想想,用户会喜欢和赞同这个设计吗?如果这一关过不了,那么可能需要重新考虑了。   飞回上海        六个月的时光不短也不长,冬去春来,转眼六月了。我还意犹未尽之时,却要收拾行囊了。这次,我的大箱子里除了来时的生活用品,更是装满了沉甸甸的收获。学到了许多,却感觉还有更多的未知。六月的西雅图微风和熙,与来时的瑟瑟寒冬相比恍若隔世,而我,也仿佛经历了一次成长的穿越,在时空变换之间完成了一次历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