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北京Top 500

[原文发表地址] 亲历北京Top500 [原文发表时间] Tuesday, December 30, 2008 7:33 AM 金秋的北京,一年中难得的好天气,人们还沉浸在08年奥运会的喜悦中,而一项影响中国高性能计算发展的大事,也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 近两千台新研制开发的曙光5000A机器从已天津工厂运抵北京!这么多的机器太沉,一楼的地面无法承重,找不到合适的数据中心,造价两亿元的这两千台高性能计算服务器暂时落户在中科院计算所的地下车库里。 中国人的力量和速度再一次让世人惊叹:地下车库的改建,制冷水管的铺设,整个临时数据中心的建成一共只用了十天时间,夜以继日的努力只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 – 那就是11月中旬即将在美国奥斯汀举办的第21届超级计算机大会。世界权威的Top 500超级计算机排名将在这次大会上正式公布,跻身前列是每一个中国高性能计算工作者的梦想! 作为微软高性能计算中国开发团队的一员,我也有幸加入到这次影响中国高性能计算历史的努力中!曙光,是中国高性能计算的代表企业,与微软公司的结缘始于2007年底。一向依托于UNIX/LINUX高性能操作系统环境的曙光公司,对刚刚踏入高性能计算领域并于2006年发布第一版高性能计算产品Windows Compute Cluster Server 2003的微软公司,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一过程是艰难的,压力与希望同在,挑战与机遇并存。 9月15日刚刚成功发布微软高性能计算的第二个版本Windows HPC Server 2008,我们来不及任何的休整,一行四人立刻踏上了北京的征程。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踏进中科院的地下车库,憋闷的环境,数千台机器共响的轰鸣声立刻让我觉得透不过气来。简易的工作台,没有任何的噪音隔离和防护措施,这就是我们接下来一个多月里需要战斗的地方。来不及多想,放下简单的行囊,立刻加入到这1920个节点部署Windows HPC Server 2008系统的工作中。这是第一次Windows HPC Server 2008产品在这么大规模的计算集群上部署和应用,我们的心情真是既兴奋又紧张。旁边来自曙光,AMD等各家高性能计算领域的同行们也都看着我们,想看一看初出茅庐的Windows HPC Server 2008到底表现如何。在基于Windows部署服务(Windows Deployment Service)的裸机部署模式的强大支持下,部署工作进行得异常顺利。部署完成后Windows HPC Server 2008简单易用的管理操作平台显示出了对近2000个计算节点的强大的管理能力,深得同行的赞誉,我们也终于舒了口气。 然而接下来的工作远没有期待中的这般顺利。一个刚刚搭建的数据中心,全新的硬件,全新的软件,对于一个至少需要连续运算7-8个小时才能取得较理想计算结果的基准测试来说,任何一个环节的细微差错,例如网络连接的松动,电源过热,15360条内存中任何一条内存的故障都会导致整个测试运行的失败。我们甚至发现,在如此大规模尚未经过时间考验的计算集群上,取得一个有效的测试结果都是相当的困难。当有节点发生故障时,我们需要和曙光的硬件工程师,来自Mellanox/Voltaire的网络工程师一起,登录到故障节点,查找可能的软件、硬件或者网络的问题,并对问题进行记录和总结。曙光也设立了简单的工作台,进行现场的故障硬件修复。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当时的工作状况,那真是“没日没夜”。从数据中心的搭建到最终Top 500的提交期限,一共只有不到一个半月的时间,每个人都不愿浪费一点点可以进行故障排查或者运行测试的时间,所以常常忘了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经常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计算所的大门,才意识到,早起的人们已经开始了晨跑,原来熬夜也是这么容易习惯的。更多的时候,我们也只是在车库角落里搭建的临时床,甚至机柜旁伴随着近2000台计算节点的轰鸣声席地而睡。 我们感激曙光公司在如此大规模的计算集群上率先采用刚刚发布的Windows HPC Server 2008产品的信任,但作为Windows HPC Server 2008在如此大规模的计算集群上的首次尝试,大家也曾犹豫和怀疑过。继9月29日取得116.3TFlops的运算结果之后,我们在将近10天的时间里一直无法取得任何的突破,眼看着提交结果的期限一天一天接近,怀疑的声音也开始出现。Windows HPC Server 2008真的是如此大规模计算集群的正确选择吗?在这样的质疑声中,顶住压力,永不放弃是我们的唯一选择。记得当时美国总部团队的老板们正在上海访问,和上海的团队讨论下一个版本的计划,但是在Top 500项目的巨大压力下,上海开发团队的主管严治庆于当晚就飞回了北京,还记得他那个时候诙谐地说:“不是天不助我,而是时机未到”。越是这样紧张的时候,越是要镇定,我们总结了前段时间屡屡失败的教训,为每次基准测试程序的运行制定了详细的准备步骤:包括各个节点的排查,网络状况的检查,小规模测试等等。虽然每次这些准备工作都需要花费2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但我们发现这对确保测试运行的成功率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10月9号的早晨,顶着巨大的压力,我们终于突破了140T的大关,我们终于证明了自己,证明了Windows HPC Server 2008对于大规模集群计算的能力,我想这是我们在Top…

1

近期团队博客的摘要 11

.NET框架4.0中都有些什么? 前不久,在美国洛杉矶召开的Professional Developer Conference(PDC)上有一个讲座,介绍了有关.NET框架4.0中在CLR(公共语言运行时)方面的新功能。完整的视频可以在这里找到。这里做一个简单的总结 … 点击这里阅读全文。   SQL Server的中文资源 大家在查阅SQL Server的资料时,可能大多都是英文的文档。其实还有很多中文的资源可以查阅。点击这里阅读全文。   现在可以下载MSXML4 SP3 Beta了 MSXML 团队很高兴地向大家宣布:现在可以下载试用MSXML 4.0 Service Pack 3 (SP3) Beta了!点击这里阅读全文。   Windows HPC Server 2008 下围棋得了世界冠军! 今年10月在北京举行第13届国际计算机棋类奥林匹克大赛上,经过激烈的角逐,程序Many Faces of Go以全胜战绩囊括了围棋项目19×19和9×9两个棋盘规模级别的冠军!而为这一世界冠军围棋程序提供超强马力的,正是运行在四台八核计算机上的Windows HPC Server 2008系统。这配备了高性能武器的32个核,果然不负众望,打败了拥有更多核的法国劲敌MoGo。点击这里阅读全文。   EBS在当今经济时代下的商业价值 在当今经济时代,我们意识到各行各业都在不断地重新评估他们的策略、前景和预算。投资您的IT基础设施,能够帮助您保持竞争力,加速生产效率,将精力集中于商业应用工具(如Microsoft Dynamics等),降低IT基础设施的总体拥有成本(TCO) ,从而减少各种产品的开销。点击这里阅读全文。

0

我们为什么需要Windows Workflow Foundation?

    今年10月的时候在北京的微软MVP大会上我做了一个关于.NET Framework 4.0中的Workflow的讲座。一场讲座下来给我明显的感觉的大部分的工程师对Windows Workflow Foundation并不是很了解,有一位MVP问我说:“你提到的这些功能,我用写代码的方式都能够实现啊?为什么我需要用工作流?”     我相信,抱有这样的一个想法的人并不是个别。从2006年底发布了.NET 3.0以来,已经两年过去了,在这个两年中WPF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WCF也得到了不少用户的肯定,为什么Workflow一直无法得到广泛的推广。个人认为除了我们产品不够完善以外,主要的原因是因为Workflow实际上引入了一种新的编程方式。有别于传统的编程方式,如果你是一个刚刚接触程序设计的初学者,或者你没有经历过大型的工程开发,那么你并不是很容易理解Workflow给我们带来的好处。相反,我相信那些在一堆业务逻辑和执行代码中挣扎的朋友们会很容易体会一个好用的工作流平台能到来的编程效率提升。     说了怎么多的废话,让我们来看看什么是Workflow?     简单的说一个完整得工作流平台(Workflow Foundation)由3个部分组成: Activity(活动),Runtime(运行时)和Tooling(开发工具)。所以在我的团队里,我们将称为A.R.T——艺术。 Activity是工作流的一个工作单位,几个小的Activity能够组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大的Activity,从而完成更复杂的逻辑。而一个顶层的Activity被称为工作流(Workflow),就像程序中的Main函数。 WF Runtime是Activity的执行平台,WF Runtime可以被托管在.NET的应用程序中,比如IIS。就像我们在运行.NET程序是,CLR会帮助我们管理内存,我们在WF Runtime中运行Activity时,Runtime也会帮我们关系进行诸如应用程序持久化,日志记录,数据追踪方面的工作。 大部分人可能会将Tooling理解为Visual Stuido中的工作流设计器。对,它是Tooling的一部分,但是一个好的开发工具还应该提供了调试功能,你将可以在设计器中更加直观的调试你的工作流。并且你还应该能够将Visual Studio 中支持设计器的在别的平台是使用,比如Web Page或者一个WinForm的程序上。 我们将它称为Rehosting。     那我们为什么需要Workflow呢?     总来来说Workflow是为了简化协调工作而产生的,让我们来看个例子。 我们有这样一段代码,用于实现一个银行帐户的验证     首先,我们要求用户输入用户名,输入帐户之后便调用验证函数。这一切看起来都很完美似乎没Workflow什么事情。但是现在我们需要在Web建立这个程序,也许你要有页面用于输入用户名,一个页面用户输入帐号,最后在进行验证。那么你就需要建立3个函数,一个用于读取用户名,一个用于读取帐号,另一个用于验证。因为你将3个函数的逻辑分开了,那么你需要一个变量来保存当前是在输入用户名还是在输入帐号,当然你还需要添加代码来判断是否当前处于正确的状态。不可避免的,你还要添加若干代码来完成不同状态的转换。更糟糕的是你也许希望用户在关闭浏览器后重新登陆不需要再次输入用户名或帐号,那么你又将添加大段的代码来建立你的数据表,并把将这些所有数据储存在数据库。     而如果使用Workflow,你只要将把3个函数封装在不同的Activity中,并把它们依次放到Sequence Activity中。Workflow Runtime会帮你关心当前是什么状态,也会帮你管理各个状态的转换顺序。同时还能帮你完成程序的持久化,你甚至完全不需要关心数据中的表结构是什么样子的,也许你今后添加一个新的函数用于读取密码,你也不需要费尽心思去改变你的数据库结构。如果你已经把三个Activity都设计好了,你的业务设计师(也许他完全不懂得编程),也能通过设计器进行业务流程的改变。     当然,这只是一个最最小的例子。当你的业务流程变得更加的复杂,Workflow带来的便利也将更加的明显。     我们简单总结一下工作流带来的好处: 1. 简化协调工作所带来的额外工作量    工作流将业务逻辑从具体的实现中剥离出来,使你能够更专注于业务逻辑的建立,而将大量繁琐的工作交给Workflow Runtme来完成。 2. 应用程序的持久化   工作流是默认持久化运行的。你不在需要大量的代码来完成以上的工作。 3. 增强程序的透明性    因为业务逻辑和具体实现的分离,那怕是一个完全不懂编程的业务分析师也能够看懂你的程序,甚至能够自己改动你的业务逻辑。  …

5

介绍Azure服务平台,.NET Services及其中的访问控制服务(Access Control)

    10月27日我们的首席软件架构师Ray Ozzie在洛杉矶召开的“专业开发人员大会”(PDC)上与软件开发人员分享了AzureTM服务平台,一个全新云计算平台的技术预览版。这个服务平台实现了我们”软件+服务”的主张,开发人员既可以构建可在云端运行的应用,也可以拓展现有应用,使其可以利用云端的能力。     上图是AzureTM服务平台的结构简图。AzureTM服务平台的底层是微软新一代的云操作系统Windows Azure。您可以将自己写的各种服务或者应用上传到云端的操作系统来进行存储,运算,管理等相关操作。在Windows AzureTM操作系统之上,目前运行着Live Services,.NET Services,SQL Services,SharePoint Services和Dynamics CRM Services这五大服务系列,作为未来微软下一代网络服务的基础。        作为这五大服务之一,我们的.NET Services服务的设计宗旨是希望能够把目前已经被广泛应用在单机上的.NET框架进一步拓展到云端,为您打造一个基于网络标准协议(WS-*和REST)来创建网络服务的框架。无论您是Windows,Linux或者其他操作系统上的开发者,习惯于应用.NET,Java,Ruby,或者其他开发语言,都可以通过.NET Services为您打造好的框架,专注于编写您自己的增值服务,进而轻松的帮助您构建符合互联网标准的云-端应用。     .NET Services目前包含三个基础服务:服务总线(Service Bus),访问控制(Access Control)和工作流服务(Workflow Services) 。不同于我们耳熟能详的企业级服务总线(ESB),.NET Services打造的是一条面向互联网级别应用的服务总线。它支持互联网级的服务发布,信息传递、多播,实现不同互联网服务之间的方便通信。而工作流服务则在云端提供了一个工作流运行平台,使您能够将本地运行的工作流部署到云端,从而扩大其应用范围。     作为AzureTM服务平台上的核心服务,访问控制服务是完全由我们中国研发团队打造的。它是一款多用户,高性能,持续运行在云端的互联网级的网络服务。您可以在访问控制服务的网站上、或者利用我们提供的基于SOAP或者REST的应用程序接口(API),添加您的访问规则,进行对应的互联网应用/服务的权限管理。       我们的访问控制服务具有两大核心优势: 1) .NET访问控制服务能够和一系列现有的商用电子身份提供服务进行联盟。     我们知道对于一个网络服务来说,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用户身份认证及授权的问题。现在网络上有着许多电子身份提供服务,如Windows Live ID以及各个公司内部采用的Active Directory系统等。我们的.NET访问控制服务能够和这些商用电子身份服务无缝联盟,进而使得任何一个新建立的网络服务都能够通过我们的服务来自由的管理采用不同的电子身份的用户,而无需重复建立新的用户系统。 2) 提供一套基于“规则”的方式来进行权限管理。     这是我们的访问控制服务所独有的特色。无论用户的访问控制逻辑有多么复杂,他都可以通过定义不同的规则,以及规则与规则之间的映射来构建他所独有的访问控制逻辑。而在服务端则只需检查用户提供的来自访问控制服务的令牌,根据其中的授权内容进行授权。这使得您的网络服务整个架构更为清晰,安全性也大大提高。     目前我们的访问控制服务已经被广泛应用在AzureTM服务平台上的各个网站和服务中,为微软的云计算平台提供统一方便的权限控制管理。     如果您希望对我们的服务了解更多,您可以观看PDC上“Architecture of the .NET Services”的讲座和演示文档,访问我们的网站http://www.azure.com,下载我们的软件开发包(SDK)来对我们的服务有更加深入的体验。   熊炜(软件开发工程师)

0

近期团队博客的摘要 10

EBS将在北京微软年度技术大会(TechEd08)首度公开亮相! 届时将由开发部经理Christer Lundin和高级测试主管吴光安开讲Windows Essential Business Server 2008 (EBS)。EBS的宗旨是简化购买, 简化安装和简化管理。本讲将注重于产品介绍,如何进行部署准备和计划工作, 产品安装的注意事项, 如何进行安装后的配置和从老环境迁移, 集成的管理控制台可以带来多么方便的工具, 以及如何利用SDK进行功能拓展开发。你参加不了,你也可以从本文的附件下载本讲的slides(11月10日之后)。点击这里阅读全文。   在Internet Explorer中正确使用MSXML 我参与了IE7的开发过程,看到了在IE浏览器中形形色色使用MSXML的方法。显然有一些东西困扰着开发者:MSXML“混乱”的版本以及如何创建“正确”的实例。点击这里阅读全文。   体会Microsoft的更快、更高与更强——侧记TechEd 2008上海技术大会 2008年是奥运年,2008年对Microsoft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一年,多项重量级产品都在这一年发布。正如奥林匹克运动会所提倡的更快、更高与更强,在Microsoft这一年所发布的产品中,人们处处都可以看到Microsoft的更快、更高与更强的精神——在参加完TechEd 2008上海站的技术大会之后,我对此又有了更深切的感触。点击这里阅读全文。   Visual Studio 2010及.NET框架4.0前景瞻望 这是国庆长假以后的第一篇博文。不知道大家这个国庆过得怎么样?近几个月,我们的开发团队一直在进行.NET框架4.0的设计开发,工作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就在国庆期间,微软公布了我们在Visual Studio 2010及.NET框架4.0设计开发时的一些理念和规划想法。我想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点击这里阅读全文。   Microsoft Silverlight 2正式版发布! 在Silverlight 1.0发布的一年之后,今天,太平洋标准时间的午夜,北京时间的下午,Silverlight 2的正式版终于发布了!Silverlight作为一种网络技术,为用户带来下一代互联网络的丰富体验,为网络应用开发商以及其客户带来双重价值。配合Silverlight技术,微软提供的一系列工具让用户可以更快更方便的开发出跨设备跨平台跨浏览器的丰富的网络应用程序,并使应用程序的扩展性、可靠性、性能、安全性等受到一定的保障。由于这些工具重用了微软已有的工具和技术,使换置工具、更新技术的成本大幅度降低。而部署的成本以及投入市场的时间也大大减少。总之,只要有网络的地方,就可以享受Silverlight带来的丰富体验,这也是Silverlight的最终目标。点击这里阅读全文。   CodePlex开源版Tlbimp.exe的两个新功能 昨天,我们开发团队在CodePlex上发布了一个Tlbimp的新版本。关于Tlbimp的用途介绍这里就不多说了,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参看半个月前写的《Tlbimp.exe在CodePlex上开源啦!》一文。半个月后,我们根据用户最迫切的需求,给Tlbimp的功能作了小小的改进,并将这个最新版本再次发布在CodePlex上。点击这里阅读全文。

0

转载:认识自我,把握机遇 —— 谢恩伟 (三)

    2007年,微软华人协会曾组织编写了《微软360度——企业和文化》一书,本月该书的姐妹篇《微软360度–成功与成长》新鲜出炉了。本博客经本书作者授权,转载其中一篇的采访纪实。由于篇幅较长,分三段刊登。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如下: 笔者:换一个话题,有的人觉得事业发展的一定阶段,会达到一个顶峰,再不会前进了。你觉得是不是每个人的事业都有顶峰? 谢:我想每个人总归有顶峰嘛。我的理解是,这是个人的选择,而且每个人在不同的时期选择也会不同。如果你十年前问我想做什么,我会说我想做Executive(高管)。如果你今天问同样的问题,我会说我想做到Partner Level(微软内部的级别,相当于合伙人级别经理),对公司有所贡献,对市场有所贡献,我就非常满足了。真的要去做Corporate VP(公司副总裁)或者Senior VP(资深副总裁)吗?我当然可以去做,但是我不会太在乎。   笔者:很有意思,10年后您的目标反而降低了。 谢:也不是降低目标,因为人生的Priority (优先级) 有所不同了。我现在人生的优先级是,家庭生活非常重要,并非说我不可以去做Executive(公司经理),但是Executive要求有很大的Commitment (投入)。那我就会问自己这样的Commitment愿不愿意去做,这不是个人能力的问题,而是个人选择。在微软有很多工作多年的资深的开发工程师。不一定是他没有潜能去做微软的杰出工程师或技术院士,非常大的一个可能性是这是他的一个选择,他觉得自己对写程序更有Passion (激情),做好这个就很高兴了。而做TF,他就得将自己的想法与别人沟通、能够影响别人,他可能觉得并不在乎这些事情。所以说这些事情很大程度上是个人选择,这种选择也会随着时间、家庭环境或者大环境的变化而转变。 所以我觉得顶峰这个问题有两重性,从整体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个人选择的问题,根据时间、家庭条件和大环境的选择;从个人的职业发展角度看,如果在职业发展的初期,没有足够的动力,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笔者:在今天中国舆论和社会对事业成功非常的强调,导致当今中国的年青人把事业放在很重要的位置,把家庭生活放在比较低的位置。你对这种现象怎么看? 谢:(这种现象)我在中国当然感受到了,我想在这个经济飞速发展的阶段,大家在事业上有很多的机会,为工作而工作,为事业成就而生活,这样的现象是当然有的。现在你要是看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就跟美国九十年代的时候很像,有种淘金的感觉。我想是大环境推动了这样的风气。不过,长远的话,这样的风气应该会慢慢改变,因为人们的生活质量在提高。文革刚结束后,(人们)就非常想赚钱,因为以前没有钱,就特别想赚钱,疯狂地赚钱。96年我回上海时就对我妈妈讲,“啊,我好沮丧啊!”,感觉社会虽然在发展,(但是)人对钱太看重了。然后,这几年就觉得,啊!越变越好了。因为有了钱后,大家对生活、对文化上就会更多地看重了。你可以看到很多人做“驴友”,自己开着吉普车去外面旅游,享受生活。我身边就有很多这样的朋友。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它的文化和风气就会转型,会达到变得更加注重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笔者:如果微软里有两个人,都很聪明。一个特别努力,不太顾家,昼夜加班,拼命工作。一个却很顾家。你会特别奖励那个拼命工作而不顾家的人吗? 谢:那要具体看。微软,你也知道是个十分看重结果的公司。所以不会太在乎你到底是如何完成工作的。当然方法也要注意的。但两个人在同样的职位,同样把事情都做得很成功的话,我就会奖励这个顾家的人,觉得他能很好平衡工作和生活,效率更高,只化了一半的时间就把工作做好了。但是实际上在多数的情形下,比较不顾家的人,又特别努力的话,他的职业一般会进步快一些。这是个人选择的问题。也有一种场景就是,顾家的人他不仅完成了他份内的事,还做好了份外的事,这样我就要奖励顾家的人了。各种场景都有,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笔者:判断一个员工在团队里是不是最出色的,你看重哪几个特质? 谢: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自我认识(Self Awareness)。如果一个人才对自己有相当好的认识,对周边情况也有比较好的认识(General Awareness),有这么两点的话,再加上勤奋好学,那么这种人才就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了。当然基本功一定要有:解决问题的技能啊,勤奋好学啊,对某个产品或与客户沟通有专长啊,这些都是需要的。但基本技能不能保证必然成功。这时,自我认识,对周边环境的认识就很重要。有的人没有自我认识,比如说,有人个人能力很强,但很自满,不再学习;看不到自己的短处;也有就是看不到自己的长处,看不到自己优秀的地方,再有就是有人对自己的看法和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有落差。   笔者:时间不多了,最后一个问题,如果回头看,你能改变你职业中的一个地方,你会改变哪一个地方? 谢:呃,这个问题很好。能不能延伸一点,就是如果人生重来一次,我会改变哪样东西。回想我读大学的时候,那时候钱不多,就一定要把学业完成,还有去打工。我就读的大学不太注重个人专业的发展,而是很注重人才的全面培养,不光理科,还有文科。如果我人生可以重来一次,我在大学里就不会太侧重理科方面的学习,而会在文科方面花更多的时间。如果一个人不是拥有多项才能的通才,很难在事业中成功。回到你的问题,不是说我的工作当中有需要改变什么,在微软14年的职业生涯,我还是会这么走来的。   笔者:很有趣。重读大学,比尔•盖兹可能也这么想吧? 谢:(笑)这我就不知道了。但是这就是我比较看好美国大学的一个方面。中国的教育体制比较专业,分得细,但是中国比较缺少通才。现在中国最缺最缺的不是在下面做事的人,也不是在上面做战略决策的人,而是在中间一段非常专业的(管理)人才。但中国也一直在转变,在下面一二十年当中,会越来越好。   完成了对谢恩伟的采访,笔者感触最深的不光是恩伟对职业发展的独到见解,更是他很早就对自己有了准确的自我认识并一直精心规划自己的职业道路。他一直根据自己的兴趣,特长和环境的变化,主动制定自己的发展方向,向下一个目标努力。只有这样,当机遇出现的时候,他才能牢牢的把握住,一步步走向成功。

0

转载:认识自我,把握机遇 —— 谢恩伟 (二)

    2007年,微软华人协会曾组织编写了《微软360度——企业和文化》一书,本月该书的姐妹篇《微软360度–成功与成长》新鲜出炉了。本博客经本书作者授权,转载其中一篇的采访纪实。由于篇幅较长,分三段刊登。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如下: 采访者:金昀,钟颂东 笔者:很好,我相信这一点对于众多有兴趣进入微软的朋友来说是很有帮助的。您刚才提到了职业生涯中的几次转变,那么您觉得您在职业发展道路中最重要的决定是什么? 谢:我想最重要的决定是我在1997年的时候决定走职业经理人这条道路。为什么说这点比较重要呢?因为一方面奠定了以后职业发展的方向,另一个方面也是对自身认识的一次提高。因为你如果做微软的技术骨干IC Lead 或 Technical Lead的话,会有一种错觉,觉得你可以技术和管理都做。实际上(要做到这一点)很难。做到一定程度,你就要做一个选择,你对哪一个更有Passion (激情), 哪一个更适合自己,哪一个你更擅长。我97年从测试组长转向测试经理,就是选择做职业经理人(这条道路)。有了这个决定之后,一个方面是多了一条职业开发的道路,另外一个方面也调整自己今后的侧重点,就是说,我还是要把技术做好,但是我不需要自己去做,我需要依靠我的团队。有这样的一种Self-Awareness (自我认识)是很重要的。   笔者:我针对您的这几次转型,各有一些问题。比如说您从工程师转到管理者。那么在业界,尤其是在中国,传统的看法是做技术是没有前途的。有人说程序员不能做过35岁。您对这种说法怎么看?比如说有一个非常聪明的大学毕业生要加盟微软,但是他说他在3年必须要做到主管,否则就会离开,您会对他说什么。 谢:对,有很多这样的现象。国内的一个人力资源网站几年以前ChinaHR(中华英才网)对几十所大学的三万多名学生作了一次调查,其中一个问题是问你毕业后想做什么,技术人员还是管理者,结果其中48%的学生说要做管理者,所以这种现象是相当普遍的。在我们在校园招聘过程中,有很多学生非常注重他们的Career Development (职业发展), 非常看重微软的培训机会,都希望能成长到管理者的位置。我们怎么跟他们讲呢?一个方面我们在招聘中就会跟大家交流,执着做技术的员工在微软可以升到Distinguished Engineer(杰出工程师)甚至Technical Fellow(技术院士,相当于副总裁的级别)等,所以在技术这条路上也可以走得很高的级别。在我的团队内部,我也非常注重建立比较好的文化,因为这是一个全新队伍,从开始到现在我们不断向员工介绍IC和职业经理者两条发展道路。更重要的是不光要说,而且要在实际行动中体现出来,比如在我的团队,就非常注重培养资深的技术人员,3年前招进来不少员工之前你问他们要做什么,他们说要做主管;现在你再问,他们中不少人说要做Architect(软件架构师)。就是说在实际工作中要能够向员工展现做IC也能成功的道路。微软中国在全微软内部第一个建立了IC和管理者两条职业道路的培训路线,在这方面我们也作了很大的投资,希望能建立起正确的文化。   笔者:那么对“IC没有前途”这种说法,您是怎么看的呢?我这么问是因问你自己选择了做管理者这条道路。 谢:我的看法很明确,我认为IC是有前途的,微软对IC有很大的需求。我自己那个时候完全可以做IC,之所以向管理者转型,完全是因为对自己Competency(能力)的认识:虽然有很多人技术比我做得更好,但是我在对个人的培养,对团队的培养和领导能力这些方面有更显著的优势。并且,我对人和Organization (机构)也有很强的Passion(激情)。我现在的团队现在做了很多Organization方面的改革,很多都是出自于HR (人事部门) 和我们团队领导层的紧密合作。我也在战略决策方面做了些贡献,这是我选择这条路的原因之一。之所以选择职业经理人而非IC,是因为对于前者我可以做得更好。   笔者:也就是说,这两条道路都很有前途,怎样选择完全取决于个人的兴趣和能力。 谢:是的,非常正确。传统上认为IC没有出路,在微软,这种说法是完全错误的。   笔者:针对您的第三次转型,就是从一个成熟团队到一个初创团队,我也有一个问题。现在也有很多人认为个人的职业发展,除了个人的能力之外,环境也很重要,很多人要追求“Being at right place at right time(在正确的时间来到正确的地点)”。那么您觉得一个人的成功,有多大程度上取决于团队和项目呢? 谢:我想这些都很重要。我以前找工作和找团队时非常看重三点:第一,就是看我会为谁工作,就是看我的经理和领导层有没有Vision (愿景),他们如何理解团队架构和人才;第二,是这个团队能够带给我什么价值;第三,当然就是我能为这个团队带去什么价值。这三点都很重要,因为在微软(你的)很多职业发展是有你的经理来帮助推动的,如果你的经理做得非常优秀,并且比较关注你的发展,对你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开始。这就是为什么第一点很重要。另外两点比较好理解,你去一个团队,你当然要看这个团队对你的发展有什么提升作用。对我来说,从Visual Studio转到存储系统起到了这样的作用,因为有了很多新的经理,Visual Studio主要的客户是软件开发人员,而存储系统面向的是IT Pro (IT 专家);前者是一个成熟团队,后者给了我创业的舞台;在Visual Studio我并未全面负责一个团队的经验,在新团队,我则需要负责方方面面的工作,这些都是新团队带给我的价值。当然,我也为这个团队带去了很多价值,如果不是两者互补的话,也不会完全成功。这是我以前的三点。回到中国以后,我又加入了第四点,就是大环境。如果10年前,Bob(Bob Muglia)问我是否愿意回中国建立一个团队,我应该会拒绝。理由很简单,我非常希望能成功,但成功不完全取决于自己个人,有时候也需要一个大环境,如果大环境不好,那你也应该斟酌是否参予其中。10年前,全球分部式研发的理念还不是很成熟,服务器与开发工具事业部当时也没有这类需求,在中国具有软件产品开发经验的人才极少。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来到中国)做这件事就过早,所以我认为大环境对个人的成长或成长是很重要的。   笔者:也就是说职业发展的成功,除了个人的努力之外,对环境的选择也是很重要的。 谢:是的。

0

转载:认识自我,把握机遇 —— 谢恩伟 (一)

    2007年,微软华人协会曾组织编写了《微软360度——企业和文化》一书,本月该书的姐妹篇《微软360度–成功与成长》新鲜出炉了。本博客经本书作者授权,转载其中一篇对微软中国研发集团服务器与开发工具事业部总经理谢恩伟先生的采访纪实。由于篇幅较长,分三段刊登。 访谈八:认识自我,把握机遇——谢恩伟(一) 采访者:金昀,钟颂东 采访记实     谢恩伟的经历和微软中国的其它许多领导人比较起来是个异数:本章采访过的张亚勤,沈向洋,和张宏江都是研究人员出身,由学者发展为成功的企业家;而恩伟则是在产品部门由工程师而步入职业经理人的道路。上海长大的他十几年后回到故乡创业是怎样的心情呢?笔者通过电话采访了谢恩伟。 笔者:请简要谈一下您的职业发展经历。 谢:我在上海出生,读完高中后进入复旦大学学习。一年后,就直接转学美国。1994年第一次接触微软,这是我在大学期间的第3次实习。当时在Visual Basic 部门做了四个月的软件测试,(其间)和多个团队合作,比如Excel。实习结束以后就一直在做思想斗争,到底是要回学校读研究生,还是直接进公司工作,后来决定留在微软做全职工程师。1994年开始做SDET(软件测试开发工程师),1995到1996年担任SDET Lead(软件测试开发工程师主管), 1997到1998年做了Test Manager(测试经理),(这段时间)一直在Visual Studio产品部门。2001年有一个机会做了Product Unit Manager(产品单元经理),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尝试,因为这是从对单个软件开发领域(Discipline)的管理扩展到对多个领域的管理。到2002年为止,我一直在(软件)开发工具部门工作,是一个Incremental Growth (渐进式增长) 的过程。从Individual Contributor(个体贡献者,简称 IC)发展到主管,再到经理,从对单一领域的管理,到对多个领域的管理,这是我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二次转型。第三次转型发生在2002年,从一个成熟团队到了一个初创团队,做存储系统。这一次转型主要是因为我很想体验初创团队的氛围,以及面向除了程序员之外的更大客户群体。我在那个部门做了一年多的时间,那个时候结识了Bob Muglia (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 负责服务器与开发工具事业部)。2003、2004年,Bob刚开始管理整个Server and Tools Business(服务器与开发工具事业部),当时他让我看一下中国,因为事业部打算在中国组建一个新的研发团队。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很有意思、很有吸引力的机会,最终也成就了我的第四次转型,从Corporate(公司总部)到Subsidiary(分部)。 2005年我在上海创建了这个团队,到现在三年多的时间,我目前的职位是总经理。 笔者:您的职业故事非常吸引人,我想针对你的职业提几个问题。首先,您刚才提到毕业的时候曾经考虑过是继续读研还是进公司工作,最后您为什么选择了进入微软工作呢? 谢:理由很简单。我在微软做实习是一个非常好的机遇,能够对公司有更深入的了解。当时我觉得雷德蒙的环境和大学校园差不多,有很多新员工,都和我年龄差不多,刚刚大学毕业,让我觉得很亲切;而且还有大批业界杰出人士,公司内部导师机制为我这样的新人创造了良好的学习、发展的机会。另外,相信大多数大学生都有这种感觉,就是对自己的主攻方向并不是确定,不知道自己将来要干什么。我做过实习以后就觉得应该先工作一段时间看一看自己喜欢干什么。实际上很多人有类似的经历,我之前的团队里就有很多人大学没有读完就来工作,后来有一批人回到学校读完了本科或者研究生课程,他们的反馈是在微软的经历非常有帮助,使他们找到了自己的方向,知道应该学什么了。 笔者:我之所以会问这个问题是因为中国传统上会很重视学历。您在微软中国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学历对于微软来说很重要吗? 谢:(笑)说到这里我要讲一个笑话。我现在经常和当地政府机关、高校交流,有时也接受电视台采访,可能是因为我职位的关系,在这些场合,常常被直接称呼为谢博士。我总要绞尽脑汁考虑应该怎样来纠正这个称呼,又不使对方尴尬。(笑)在大学演讲的时候,也有同学问我是否进入微软必须硕士毕业,我的回答是学位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参考,但不是占主导地位的因素。

1

广告: 我们在TechEd 中国的讲座 (三)

以下是我们11月7-8日在北京的课程安排,期待与您的直接交流。请点击这里查找所有课程安排。 2008年11月07日 (星期五) 上午:09:00 – 10:15 上午:10:30 – 11:45 下午:1:00 – 2:15 下午:2:30 – 3:45 2008年11月08日 (星期六) 上午:09:00 – 10:15 上午:10:30 – 11:45 下午:2:45 – 4:00

0

广告: 我们在TechEd 中国的讲座 (二)

以下是我们11月4、5日在上海的课程安排,期待与您的直接交流。请点击这里查找所有课程安排。 2008年11月04日 (星期二) 晚上: 6:30 – 7:45 2008年11月05日 (星期三) 下午: 1:00 – 2:15 下午: 2:30 – 3:45 下午: 4:00 – 5:15 下午: 5:30 – 6:4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