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长:我在微软总部的丝绸之路(二)


穿越成长:我在微软总部的丝绸之路(一)


 


办公室的大门永远敞开


       在上海工作久了,刚到总部的时候,拥有了想去找美国同事就能直接去他们办公室找的权利,还真是不适应!在总部工作最大的好处就是大多数同事随时在线或在办公室里,有邮件说不清的事情可以立刻当面讨论,让人心里特别踏实。而在上海的时候,常常是一封邮件过去要等一个晚上才能得到回复,如果碰巧有理解错误,得再一封信过去解释,来来回回地一个问题可能要几天才能解决。而在总部,可能解决同样的问题只需要一个小时!


       很多同事的大门永远敞开着,随时就能过去请教问题或讨论问题。我也从中受益匪浅。面对面的交流,让我更深地感受到微软人的友好和亲切。有一次,我们遇到一个SharePoint问题,需要确认特定情况下的用户输入和期待的产品行为。几个邮件来回之后,我们意识到最有效的方法应该是见面讨论。于是当天我们就赶到了17号办公楼的SharePoint团队,坐进了一个测试人员的办公室,和他一同在电脑前仔细讨论了产品行为,一个小时后,问题解决了!我们击掌相庆!


       另一次我印象很深的是去Team Foundation Server(TFS)团队的一名资深PM的办公室,在半小时内完成了我之前以为很艰巨的任务,也让我感受到微软信息渠道的通畅!在Developer Division(开发工具部),我们已广泛使用TFS来跟踪多种工作项,而每个工作项的模板是由TFS团队统一设计管理的。一次我们团队希望能在模板中添加一个域来记录每个功能的性能测试结果。这虽然是小小的要求,但是模板的改动将会影响到上千名开发工具部工程师的使用。于是,我先向产品组提交了这个要求,经同意后又提交给了整个Visual Studio大组,一番讨论之后得到批准,接下来就需要决定如何进行这个改动。就这样,我找到了TFS团队的PM。在他的办公室里,我们在电脑前仔细查看了TFS工作项现有的结构和已有的工作项的域,讨论了可能的添加和设计的方式,最后决定复用一个已有的域来满足我们的需求。半个小时之后,我刷新了TFS工作项,看到了新的域已经准备就绪!


       开放的办公室文化,同事们的友善和帮助,让我很快适应了总部的工作节奏,也让我了解到一些看起来困难的事(尤其是在上海的话!)其实并没有那么难。


 


我在微软三年啦!


clip_image002


       今年3月29日是我来微软三周年的纪念日。一早我就在办公室门口摆上了三磅的巧克力。这是微软的传统 —— 一年=一磅巧克力。路过的同事停下拿块巧克力,认识的不认识的,我们也顺便聊几句。很喜欢这样的传统。其实不仅是纪念日、生日、刚来微软的新人、产品里程碑的时候,大家都会在办公室门口摆上一些零食,所以很多时候能在走廊里找些吃的!即使是去到其他办公楼,在不相识的同事办公室门口也可以拿块糖,顺便打个招呼。


       有时候大的产品里程碑时,还会有更大规模的庆祝Party。整个产品组聚到一起,有啤酒和各种饮料,还有薯片等零食,然后大家一起开心的玩Xbox 360的“吉他英雄”。看平时严肃的老板拿着麦克风吼着摇滚,大家都乐不可支。


       还有一次,我们集体庆祝了St. Patrick's Day ( “爱尔兰日”)。大家准备了许多绿色的道具,把每个人都打扮得“绿色洋溢”,又享受了一个放松的周五下午!:-)


 


硝烟纷飞的Ship-room


       Ship-room是很有微软特色的会议之一。


       当产品临近发布的时候,Ship-room便成立了,会议上会决定哪些缺陷会在这个版本中修复、哪些缺陷不修复,并审查整个项目的进度,确保产品能按时发布。参与者通常是Release Manager(产品发布经理)及每个功能团队的代表。临近发布的时候,气氛开始紧张,即使一个很小的改动,都可能引发连锁问题,进而影响产品的如期发布。因此Ship-room会议必须严格把关,确保只有极其必要的修复才能签入到产品代码中。另一方面,每个功能团队都希望能尽可能多得修复缺陷。因此Ship-room的会议时常硝烟纷飞。


       进入询问阶段 (Ask Mode)以后,如果一个功能团队希望签入一个修复,则必须由一个代表将缺陷提交Ship-room审批,而这个代表最好有超强的抗压力,因为在这个会议上各种问题和不同意见会从四面八方狂轰滥炸过来。我在总部期间有幸来到这著名的“战场”,目睹各位代表们舌战群儒,深切地感受到了公司对产品质量的严格把关精神,也学习到了唯有从用户至上的角度出发才能在这场“战争”中取胜。衡量每一个缺陷的关键中的关键是,这个修复带给用户什么样的利益?如果一个修复无法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那么其它一切都免谈。代表们需要为每一个缺陷提供一个扎实的用户体验的场景,对用户有益的修复才有可能获得Ship-room开出的签入通行证。


       目睹了Ship-room的“严苛”要求,深知获得Ship-room通行证的艰难,给了我很多的启示。现在,每做一个设计的决定时,每遇到一个问题时,我都会想起那些在Ship-room中被“子弹”攻击得体无完肤的代表们。一个个隐藏着的问题,都像一个不定时炸弹,随时发生。而炸得越晚,伤亡越惨,几乎没有补救的机会。让前线战士免受伤害的方法,就是及早发现并解决问题!


 


直面客户 – 你希望我们怎么做?


       在总部期间,我还参加了好几次与客户面对面交流的活动。给我感受最深的一次莫过于3月的微软全球最有价值专家(MVP)峰会了。这个峰会聚集了全球MVP与微软开发团队直面互动。整整一个星期,开发团队向MVP们介绍各个正在开发的产品信息,其中很多信息都是未公开的。除此以外,MVP们也可以直接向开发团队提出他们对产品和技术的反馈和需求。与其它公开讲座不同,MVP峰会更像一场互动的讨论会。


       峰会上,微软开发团队最常用的开场白就是“这些是我们正在考虑的新版本功能,你希望我们在其中怎么做选择?”有时,我们让MVP挑选他们希望我们做的优先级最高的三个功能;有时也用虚拟问题“如果你有100元,你会投资哪几个功能?”。但无论用哪种方式,我们都能从中获得许多宝贵的信息和意见。MVP们往往能提出很有见地的想法,也常常带给我们更多启发。这些反馈的意见都会成为我们产品设计的重要砝码,每做一个决定时,都会先问问自己“用户想要什么?”,再想想,用户会喜欢和赞同这个设计吗?如果这一关过不了,那么可能需要重新考虑了。


 


飞回上海


       六个月的时光不短也不长,冬去春来,转眼六月了。我还意犹未尽之时,却要收拾行囊了。这次,我的大箱子里除了来时的生活用品,更是装满了沉甸甸的收获。学到了许多,却感觉还有更多的未知。六月的西雅图微风和熙,与来时的瑟瑟寒冬相比恍若隔世,而我,也仿佛经历了一次成长的穿越,在时空变换之间完成了一次历练。


 


陆榕



Comments (0)

Skip to main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