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计算的思想领袖:与ZapThink有限责任公司的Jason Bloomberg的谈话


Jason Bloomberg是企业架构咨询公司ZapThink的执行合伙人和高级分析师。他是企业架构和面向服务架构领域的思想领袖,他帮助世界各地组织更好地利用他们的IT资源,以满足不断变化的业务需求。

他是一个频繁的演讲者、多产作家和学者。他的书,Service Orient or Be Doomed! How Service Orientation Will Change Your Business (John Wiley 父子,,2006年,与 Ron Schmelzer合著)被公认为是在面向服务方面首屈一指的商业书籍。

在这次采访中,我们将讨论:

  • 容错和云代理
  • 故障架构
  • 使云成为企业架构的一部分
  • 从需求预测到成本预测的转变
  • 公共与私有云
  • 多租户的不同模式

Robert Duffner: 您能做个自我介绍吗?

Jason Bloomberg: 我是ZapThink的合伙人。我们是行业咨询公司,侧重于面向服务的体系机构、企业体系结构,概括地说,我们帮助其他公司组织变得更加灵活。我们采用建筑学的方法来处理大型组织在利用异质的IT环境时面临的问题。

Robert: 您最近写道:“没有云代理,管理混合云可能带来超出它自身价值的麻烦”您能稍微展开一点吗?

Jason: 很有趣,我是在最近的亚马逊云问题发生的几天前写的那篇文章,当时亚马逊云基础架构的几个不同部分都发生故障。很多公司还没有意识到那些,结果是基于云的应用程序失败,因为他们普遍认为云本身就是容错的,所以就想当然地认为亚马逊的基础设施本身就是容错的。

有多个可用性区域。我们正在云里做这些极好的东西。实际上,押注亚马逊的公司实际上违反了比其他更千真万确的计算系统的核心原则之一,你需要避免单点故障。

通过将他们所有的鸡蛋放到一个云篮子里,这些公司实际上使得亚马逊云本身就是一个单点故障。这就是云中介的由来。如果你正在使用公共云,你需要它们之间的多个公共云供应商和中介。这一要求显然在如何利用公共云方面更上一层楼。

Robert: 当这一切发生时,我们在微软将要做的最后一件事是幸灾乐祸,并且对于我们来说,这是给我们客户和他们部署策略周围的合作伙伴带来这个问题的机会,并就弹性架构进行讨论。

Jason: 停机问题将不可避免地发生在每个人身上,当你碰到这个问题时,你也不可避免地被鸡蛋砸在脸上。在IT的世界里没有完美、没有你可以信赖的,无论你是谁,事实上问题总是在最意想不到的时候发生。

Robert: 这是完全正确的,我们有一些客户只部署到一个数据中心,另一些客户部署到多个数据中心。似乎只部署到单一数据中心的亚马逊客户可能经历最严重的故障。

Jason: 这又是单点故障问题。

Robert: 确实是这样。您有另一篇极好的帖子叫做“故障是唯一的选择”,您讨论了故障架构的重要性。您能将这个问题展开一点吗?

Jason: 这也涉及到避免单点故障的同一个主题。你应该预料到在任何地方、整个IT环境的每个地方都可能会出现故障,如果每个都失败,询问将要发生什么,数据库、网络、处理器、表示层等等。

对于每一个问题,你应该有一个好的答案,如果每个都失败,它将导致一切失败。云实际上使那个规则更重要,因为云的固有弹性使得云供应商使用廉价的硬件和网络。

他们使用商品设备并依赖动态云资源调配和故障恢复。客户必须了解云设计并能预计可能会失败,他们需要相应地构建应用程序。

你不能将一切都放到一个云实例中,因为云供应商没有任何魔法也没有无故障的精灵。这些因素往往意味着根据你怎样构建应用程序提高了要求。

Robert: 您涉及大量的企业。您经常在哪里找到容易实现的目标,在这意义上来说云计算在哪里可以立即与众不同?

Jason: 云计算仍然相对较新,大多数企业还在尝试接触它的阶段。有一些早期使用者愿意投注一些更高级的功能,但是只是以上规则的例外情况。

大多数企业仍处于这样的阶段,他们在云上做一些存储或是一些虚拟机实体,但是他们还没有这样的观念,考虑应用程序现代化或利用云整合的应用程序。

这一步需要更多关于如何利用云的企业架构观点。现在,一些组织正在致力于那些事情,我们十分关注,帮助那些机构了解他们应如何将云添加到他们的选项中。

需要将它纳入他们的体系结构,云不是他们数据中心的某种魔法替代。正确的做法是,把云当成他们的不同选择之一。

Robert: 我为世界各地的客户做了很多执行简报演讲,似乎大部分企业感兴趣的地方是基础架构作为服务与平台作为服务。就只拿现有的应用程序并将有些驻留在云里而言,我认为他们正在寻找容易实现的目标。

Jason: 这是采纳云的最简单的方面,它是某种“无马马车”方法。那些组织了解如何构建应用程序并在内部嵌套,这种方法让他们延伸对外部宿主模型的了解。

它将问题过于简单化,并错失了一些良机。一方面,你需要重新设计应用程序以充分利用云。另一方面,云开辟了以前没有的新功能。相对于只考虑已有的ERP解决方案并将它放在云里,这就是巨大的成功所在。

这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正确方法。考虑这个问题的方式是,对企业应用程序来说云将重新改造,但是这要花时间。我们还没有为此做好准备。

Robert: 有些东西可能永远不会迁移到云,您是怎么看的?

Jason: 我不愿使用永远不会这个词,因为当你开始考虑像这样趋势的长期前景,它意味着做云计算变得广泛和无处不在。云就意味着以动态方式动态资源调配和虚拟化部署。

无论他们碰巧在哪里,我们可以在内部或者外部处理、利用资源。在5、10、15或20年里,我们可能不再把它想成云。它只是IT界的一种手段。

因此,一个东西是否是云根本不是问题。你想你的虚拟化在哪里才是问题。你需要在哪里动态资源调配?你在哪里需要抽象的级别?这些抽象如何为用户提供灵活性?

从那个角度看,它成为一连串的最佳做法,不仅仅是将云看成一个有些东西在那里面有些东西不在里面的一个特别的东西。

Robert: Mark Wilkinson在云展览会上做了一个演讲“克服企业广泛采用云的最后障碍”,他说很多组织将转移到云看成信仰的一次飞跃。您认为企业的顾虑是正确的吗?

Jason: 在云上下大赌注的公司是早期使用者,他们有一种特殊的心理。他们喜欢将赌注放在有风险的东西上,因为他们感觉作为先驱者可以获得战略优势。

这些公司都愿意承担云的风险,以打击其他公司进入云作为交换,然后在其他公司之前将云提供给客户。只有某些公司有那样的心理,大多数公司都觉得这样做太冒险。

有些公司愿意下更大的注,大部分公司根据它仍然是一个新方法、缺少pieces、缺少标准的支持以及凡新兴技术所具有的其他问题来判断有风险。

Robert: Joe Weinman提供了一个Cloudonomics 博客的最近帖子,他围绕“Cloudonomics的10条准则”提供了一些细节。有一个是需求上的观念胜于预测。您对这有什么想法吗?

Jason: 我猜这取决于你所谓的“预测”的意思。在你现有的非云端架构下,以一种传统的思维,因为你将跟踪你的使用模式或诸如此类的事情,你知道将来需要多少服务器。

云使你省了很多事情例如不必预测需要购买多少服务器,但是另一方面,它开辟了新的预测种类。现在,我们需要预测我们将如何利用云和当他们成熟时如何使用基于云的功能。

因为有太多的未知数,不同种类的预测很难较早的在市场上使用。简言之,“根据使用趋势,我下个月需要买10台服务器”。那类的预测是非常简单的。

Robert: 我开始对基础设施与平台作为服务越来越模糊,在一定程度上,甚至对软件即服务也是。很多所谓的SaaS 2.0供应商基本上正在建立平台。您看到基础实施与平台作为服务开始融为一体吗?

Jason: 其实,我会说那三个不同的部署模型之间的区别说来有点武断了。这个模式基于关于这些事情会怎样结束的一些早期想法。现在,我们来讨论基础架构作为服务是怎样产生于虚拟服务器的或诸如此类的事情,这些之间,不仅中介软件市场的副产物,还有平台作为服务的观念。

随着时间的推移,真是有更多的连续性。在你有平台类型能力之前,你投入了多少能力到你的基础设施中?同样的,一些描绘平台的元素作为服务,包括你可用来搭建应用程序的应用程序架构。在软件即服务之前应用程序架构需要多健壮?

当然,那些答案不那么重要,因为这些条款只是为了帮助澄清。任意的区分更多的是用来帮助彼此的对话,而不是这个技术的严格区分。

Robert: 这是一个很好的观点。例如Beanstalk,亚马逊除了提供简单的能力之外正提供抽象层,以在他们其中的一个服务器上托管运行VM。

Jason: 亚马逊是一个有趣的例子,因为他们在自己所认为很酷的旗杆上运行所有的东西,与谷歌做的是同样的事情。如果它起飞,很好。如果不能,他们会做不同的事情,那意味着,仅仅因为他们在做什么事情而不是意味着它会成为一个既定的市场,甚至它也不一定就是一个好主意。它仅仅意味着这是他们能做的事,他们认为这很酷,因此他们认为他们应当这么做。

我们需要看看这一切是怎么结束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个别市场类别将巩固并变得更清晰,但就目前而言,它是到处乱放的东西。当然,从客户的角度来看,那只是使事情变得更复杂。

Robert: Gartner刚刚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说四分之三的调查对象都追求私人云战略并且将在私有云上比在公共云上投资更多。我们也在Forrester的James Staten那里看到了一些好的研究。我特别记得的一篇文章叫做“你为私有云的准备还不够”

我想讨论的重点是围绕组织部署私有云的最根本的东西是什么。虚拟化工作负载和通过整合来减少物理服务器的数量是其中的一件事情,但是从根本上部署专用云和服务层完全是另一件事情。

您对着眼于私有云战略的组织有什么建议?您认为这仅仅对例如大型跨国银行等具有庞大预算的IT商店才是真的吗

Jason: 我会对不同的客户提不同的意见,取决于他们想要解决什么问题。请记住,虽然在私有云上放了不成比例的重点,但我会把它当做供应商自旋的结果。

从供应商的角度来看,私有云是使得销售量更大的非常好的方法,因此大型中介软件和硬件供应商一方面正推动私有云,这是因为它的销售量更大。另一方面,尤其是在IBM的例子中,他们认为自己是提供服务供应市场的齿轮。

他们指望已经是IBM客户电信运营商为他们的客户提供云功能。当然,会购买IBM以外的基础装置的电信运营商是谁呢?

因此有此强调,因为供应商想让你这么做。在现实中,在很多情况下,对企业来说有来自公共云的更好的可用价值主张,因为他们会驾驭它的意义。

毕竟,公共云为你提供了大量的成本优势、运营费用,和一些动态资源调配功能。私有云的挑战之一是需要支持处理高峰期数据量的功能。就像第一天使用你自己的数据中心。

使用公共云,有多个客户甚至有可能是每个人都可拥有不同时间的数据流通高峰期。不管怎么说,这是假设,但一旦这是真的,每个人都得益于更好地利用服务器。在很多方面,私有云没有这个优势,云的价值主张使私有云黯淡下来。

供应商提供了很多处理公共云的安全和管理问题的方法。这有一些是真实的,但在私有云中也有那个问题。因此,有些供应商“fud”(恐惧、不确定和怀疑),有些只是反映市场的不成熟。

当他们试图说服大型企业购买更多的装置时,云消费者考虑供应商自旋的角色很重要。很多时候,他们说“你有一个数据中心,但你需要建另一个,我们将用它来调用私有云。你需要购买所有新的机架、刀片式服务器、和软件”。

一些电信运营商想建立私有云给客户提供云功能,并从根本上讲,他们正建立一个托管服务供应商基础机构。相反的,一些大企业将私有云当做他们自己的内部服务供应者,它将跨企业的来为多个部门提供云功能。

在公共云里公司仍有价值主张,并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将会把它们描述出来。他们会说公共云对这个好,私有云对那个好,好的实践能帮助定义每种云的利弊。不过,就目前而言,过度强调私有云,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供应商在哪里看到了更多的钱。

Robert: 这是我准备的最后一个问题。您有什么其他的要讲或补充的吗?

Jason: 我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叫做“云的多用户:远远不止看到的”如你所知,多用户是公共云的关键特点,但是有不同级别的实际上不同种类的多用户。

第一,有完整的或共用架构多重任务处理,这是Salesforce公司拥有的那种,例如,每个人基本上是同一应用程序和相同的表中。这种模式带来一定的优势,例如,易于管理和扩展,但它是一种通用的选项。

同样还有其他方法。例如,有聚集、 共用架构的方法,如有不同的软件服务应用程式的客户群。每一个人都会将其配置的满足特定的客户,提供了更多的灵活性,但它也难管理。

另一种模式是可以称之为独立的任务处理,大的供应商可能将旧式应用程式移动到云,给不同的客户不同实例。在那种标准上它根本不是多重任务处理,但从客户的角度来看,它看起来像多重任务处理。

实际上它可以包含更多的供应商,虽然每一位客户仍拥有属于自己的应用程式栈,但现在是理论上的云,尽管实际上这不仅是一个供应商的选择。

Robert: 非常好.谢谢您花时间来分享您的观点。

Jason: 谢谢,这是我的荣幸。

 

本文翻译自:

http://blogs.msdn.com/b/windowsazure/archive/2011/06/15/thought-leaders-in-the-cloud-talking-with-jason-bloomberg-of-zapthink-llc.aspx

 

Comments (0)

Skip to main content